憂鬱症治療

憂鬱症治療,最有效的方式有哪些?-《正午惡魔》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9 月 20 日 by 陳璿丞

 

憂鬱症的成因

  • 憂鬱來襲時,會貶低自我,最終侵蝕我們付出及接受情感的能力。雖然愛不足以預防憂鬱,卻提供心靈緩衝。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能重建這層保護,讓我們更容易愛與被愛。
  • 面對腦內的喪禮
  • Depression, the secret we share | Andrew Solomon – YouTube
  • How the worst moments in our lives make us who we are | Andrew Solomon – YouTube
  • 輕鬱症 vs. 重鬱症
  • 心情溫度計
  • DSM-5的準則
  • 吳爾芙:「她心中突然湧現一股奇怪的哀傷,彷彿時間和永恆透過裙子和背心顯現,她看著人們悲劇性地走向毀滅…」
  • 鋼鐵般的靈魂已因哀傷而飽受風雨摧殘。生鏽的地方恰好都位於關鍵位置。崩壞都是長期累積的後果。
  • 憂鬱症從平淡乏味開始,讓日子漸漸蒙上灰暗的顏色,也削弱日常的活動,直到活動所需的精力模糊了活動原本清晰的輪廓,讓你疲累、厭倦、自尋煩惱,但熬得過去。沒有人能界定到了哪個點會崩潰。
  • 藤蔓纏繞著這棵昂然的橡樹,遠處看,彷彿藤蔓的葉子就是橡樹的葉子。我對這棵橡樹感同身受。憂鬱症在我身上滋長,正如藤蔓控制了橡樹。它擁有自己的生命,一點一滴把我的生命力全部吸乾。我在最嚴重時,我的情緒不是我的情緒。…藥物治療會穿透藤蔓,你可以感覺到藥效發作,藥物似乎正在毒害那寄生的藤蔓,你感覺樹枝又恢復原本的自然姿態。…但即使剷除了藤蔓,你或許只剩下幾片葉子。走出憂鬱後,都必須靠愛、洞察力、努力,還有最重要的:時間,才能自我重建。
  • 「你除了憂鬱之外,什麼毛病都沒有」 vs 「你除了有肺氣腫之外,什麼毛病都沒有」
  • 憂鬱症是「化學問題」時,會鬆一口氣。一旦扯上化學,大家就可以開心拋開罪惡感。但罪惡感、快樂也是化學流程。化學、生物學都不會妨礙「真實的」自我:治療不會緩解自我認同的崩解……科學還無法充分了解大腦的化學反應會積累出何等結果。
  • 精神醫學是關於哲學、醫學、科學的交叉點
  • 胰島素不足會導致糖尿病,但憂鬱症不是因體內某種可以測量的東西減少所引起的。「我很憂鬱,但只不過是化學作用罷了」和「我殺人不貶眼,但只不過是化學作用罷了。」所有和人有關的所有事情都只不過是化學作用罷了。
  • 血清素是現代神經科學神話的一部分。
  • 憂鬱症的流行病學
  • 這種病通常只要吃藥,就能有效控制,藥不算太貴,也沒有什麼嚴重副作用,卻只有1~2%的人真正得到最好的治療。
  • 小鎮也有精神科? 醫師李俊人是傾聽秘密的樹洞 | 願景行動者 | 願景工程
  • 大家對深淵的描述倒是頗為一致。首先,深淵很暗。你脫離陽光,落入一片黑影籠罩的世界,你什麼都看不見,危險無所不在。一路往下墜時,你完全不知道底部有多深,也不清楚有沒有可能停下來。你一再撞上看不見的東西,直到自己漸漸碎裂,周遭的環境太不穩定,你抓不住任何東西。
  • 我們社會不太能容忍抑鬱寡觀的人。配偶、父母、孩子、朋友可能被你拖下水,他們不想太靠近無盡的痛苦。跌落重鬱的谷底時,除了求助,別無他法。一旦有人提供幫助,一定要接受。除非我們也助百憂解一臂之力,否則單靠百憂解無濟於事。好好聆聽愛你的人對你說的話。即使失去信心,仍要相信為他們活下去是值得的。尋回憂鬱奪走的記憶,並將之投射到未來。勇敢、堅強、乖乖吃藥。好好做運動。即使食物令你生厭,還是要吃東西。
  • 柬埔寨,Phaly Nuon(龍斐莉)。對抗憂鬱的三種能力:遺忘、工作、愛。並非獨立的技巧,而是同屬一個巨大的整體,唯有同時實踐這三種能力,才能有所改變。
    • 先教她們遺忘,讓她們每天都作一些練習,每天多忘掉一點她們永遠不可能完全忘掉的事情。用音樂、刺繡、編織來分散注意力、有時音樂會、有時看電視。憂鬱是藏在皮下的東西,我們無法排除它,但即使在那,我們還是可以試著忘掉它。
    • 當她們學會,我就教她們工作,無論她們想做哪一類。她們必須學會做好這些事,並以此為傲。
    • 等他們工作都很熟練,我教她們愛。她們可以做蒸汽浴,讓他們淨自己、她他們互相修指甲、足部護理,教她們如何保養指甲,這讓她們覺得自己很漂亮。這樣她們也開始接觸別人的身體,並放心把自己的身體交由別人來照顧,可以從隔絕孤立中走出來。共浴和互塗指甲油時,她們會聊天,一點一點信任彼此,最後學會交朋友。
  • 目前的治療方法,對話的心理治療、聖約翰草、食物、補充營養品、魚油、rTMS、發炎理論、新的藥物: ketamine
  • 今天很流行把憂鬱症視為一種現代疾病,簡直大錯特錯,只要回顧精神病的歷史就能澄清誤解。生物學不是宿命。即使有憂鬱症,仍然有很多法子來享有美好的生活。
  • Ovid: 「要欣然接受痛苦,因為你會從中學到東西」。

憂鬱症和焦慮、躁症的關係

  • 作者開心快樂的童年

  • 有趣的大學生活

  • “當你陷入重度憂鬱時,你會回頭尋找問題的根源。你很熟悉憂鬱究竟從何而至,是否一直在那兒,只是潛伏在表面下。”

  • 成人的存在焦慮儘管可能痛苦不安,通常帶有一種反諷的自覺。第一次發現人的脆弱,第一次領會到生命有限,都是令人震撼的強烈衝擊。

  • 大四在歐洲旅行的莫名崩潰

  • 25歲,母親生病。「如果母親沒有生病,我的人生會截然不同;如果整件事情不是那麼悲痛,也許我這輩子雖然有憂鬱的傾向,卻不至於崩潰;或許我會晚點崩潰,等到中年危機時才發生」

  • 開始接受精神分析(4-5年)

  • 畫家葛哈.希特「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完全無感。而這一切悽慘甚至沒有令我格外不開心」

  • unipolar depression 和bipolar depression: 你的憂鬱有點嗨?

  • 不出門的崩潰、無法洗澡、什麼都不想做、第一次服用藥物(31y/o)-> 22~31歲,9年(persistent depressive disorder -> MDD)
    Emily Dickison

I felt a Funeral, in my Brain,
And Mourners to and fro
Kept treading—treading—till it seemed
That Sense was breaking through—

And when they all were seated,
A Service, like a Drum—
Kept beating—beating—till I thought
My Mind was going numb—

And then I heard them lift a Box
And creak across my Soul
With those same Boots of Lead, again,
Then Space—began to toll,

As if the Heavens were a Bell,
And Being, but an Ear,

And I, and Silence, some strange Race
Wrecked, solitary, here—

And then a Plank in Reason, broke,
And I dropped down, and down—

And hit a World, at every plunge,
And Finished knowing—then—

  • cortisol和憂鬱的關係(CRF):
    • Evidence of increased HPA activity is apparent in 20 to 40 percent of depressed outpatients and 40 to 60 percent of depressed inpatients.
    • These tests of feedback inhibition are not used as a diagnostic test because adrenocortical hyperactivity (albeit usually less prevalent) is observed in mania, schizophrenia, dementia, and other psychiatric disorders.
    • Approximately 5 to 1 0 percent of people evaluated for depression have previously undetected thyroid dysfunction

  • 生命事件往往是憂鬱症的導火線
  • 「崩潰不容易克服,也無法很快克服」
  • 憂鬱和焦慮(with anxious feature)
  • 「救了你的,常常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非大事。」
  • 想要透過得到HIV的自我毀滅
  • ECT的治療,容易失去短期記憶
  • 33y/o在土耳其:「我已經有多年不曾感受到絲毫快樂,我已經忘了想要活下去、好好享受每一天並渴望另一天到來,以及知道自己是幸運兒,能充分活在當下享受人生……雖然我知道可能還有接連的痛苦在前方等待,憂鬱症總是周而復始、一再回頭折磨受害者。但我打從心底感到安全。我知道,恆久哀傷不會減少我分毫喜悅。」
  • 長期服藥的好處、汽車逐步停用化油器。低劑量=汽車拿走一半的化油器。
  • “大家都擔心終生服藥的副作用,但這麼做的副作用並不重,和不治療的危險比起來,顯得微不足道。”
  • 第三次崩潰(手骨折):如果未來想要避免復發,就必須一直服藥。
  • 空氣又硬又脆的讀書會現場。
  • 我們之中有誰能堅持忍受自己的困境?到頭來,多數人都辦得到,我們會向前進。

憂鬱症治療的方式

即使有很多治療方式,還是有很多人沒治療。

其實我之前就有寫過好幾篇,關於憂鬱症的治療文章1,也有做過認知行為治2療一系列的podcast。感謝雞蛋糕的整理,我把先前的文章,放在參考資料。

在今年(2020)7月的JAMA有一篇短文,統計了美國人,有憂鬱症狀,接受治療的比例,雖然這10年來(2007-2016),接受治療的比例已經上升10%了(43.5%到52.9%),但仍然有一半左右的人沒有接受治療3

目前治療的首選是認知行為治療,藥物的話是使用SSRI(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劑),其他第二線的藥物是其他類的藥物。如果有鎮定的效果可以使用Mirtazapine(樂活憂、彌憂停、凡事通)。1-2周如果治療無效會考慮增加劑量或是換藥。首次治療約6-9個月為完整治療,有復發的話,考慮使用2年以上。

  • STAR*D的研究
  • 加藥會考慮鋰鹽、olanzapine, quetiapine, aripriprazole。
  • 難治型憂鬱症的最後一線是電痙攣治療。
  • Ketamine的療法可以治療強烈的自殺念頭,也有鼻噴劑的劑型(台灣目前沒有)
  • rTMS 穿顱電刺激術
  • 荷爾蒙的治療是補充療法,目前證據等級低
  • 抗焦慮劑做為治療初期的使用

我們都知道,對於憂鬱症,最有效的心理治療是認知行為治療,同樣地,在2020年3月,JAMA上有篇統合分析366個研究,去分析各個年齡層對cbt的療效,發現在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都同樣有效,但在小孩和青少年效果沒有那麼好4,但也有可能是因為小孩/青少年的個案數相對比較少。

在2018年,有篇統合分析522個試驗,共116477人,針對21種抗憂鬱劑藥物的比較5,療效比較好的藥物包括agomelatine(煩多閃), escitalopram(離憂、易思坦), mirtazapine(莫憂寧, 緩憂), paroxetine(抗特慮, 克憂果), venlafaxine(速悅), and vortioxetine(敏特思)。而對病人接受度比較好的藥物有agomelatine(煩多閃), citalopram, escitalopram(離憂、易思坦), fluoxetine(百憂解、解鬱), sertraline(樂復得), and vortioxetine(敏特思)。

  • 副作用的處理6

    有的人服用SSRI會胃部不適,偶爾也有人頭痛、疲憊、失眠或昏昏欲睡。不過主要的副作用仍是降低性慾。……大家往往不理會性功能這方面的副作用,認為和嚴重憂鬱症比起來不重要……儘管如此,這類副作用仍令人難以接受。

    性功能可能是由憂鬱引起的,其他的原因包括酒精、糖尿病等。如果確定是藥物造成,考慮使用agomelatine, bupropion, mirtazapine, vilazodone, vortioxetine。這幾種藥物比較或幾乎沒有性功能方面的副作用。有5-10%的人,在4-6個月可以自動恢復;在康復期時也可以考慮減少藥物劑量、偶爾放個”藥物假”,1-2次沒吃的方式。其他治療方式可以回到診間和醫師討論。

  • 心理治療

    在談話療法中,有兩種方式最佳,那就是認知行為治療和人際心理治療。

    選擇治療師比選擇治療系統更重要。

    可以治療的都是好方法,無論是藥物還是心理治療,成因很多種,都可以治療。腦內化學也可以用心理治療,社會因素也可以用藥

    「精神分析長於解釋事物,但拙於帶動改變」。每個聽到有人藉由精神分析來改善憂鬱時,就會想像某人站在沙洲上對著不斷湧來的湖水發射機關槍的畫面。

    面對心血管疾病時,我們不會只開張處方就算了,也會要求病患控制膽固醇,而且教他們如何運動和飲食,甚至管理壓力。綜合性療程並非精神疾病所獨有,爭辯要採用藥物或心理治療,十分荒謬……我的理念是,兩者應該並用,因為藥物治療能幫助患者更容易接受心理治療,有助於啟動良性循環。……

    挑選精神科醫師一定要極其謹慎。許多人願意多開20分鐘的車,只為了去偏好的乾洗店洗衣服,…但挑選精神科醫生時,卻把他當成一般服務業。切記,你至少把自己的心交到個人手上。

    憂鬱的時候,很重要的是不要壓抑自己所有的感覺,但同樣重要的是,不要激烈爭辯,不要大發雷霆,避免有害的情緒化行為。人們會原諒你,但最好不要把事情鬧到需要別人原諒的地步。憂鬱的時候,需要別人的愛,但又會強化某些摧毀愛的為。

憂鬱症治療的另類療法

這些另類療法除了讓你荷包出血外,大都沒有太大的害處,唯有當童話般的療法取代有效療法時,才會帶來真正的危害。另類療法種類繁多,反映出我們在面對難以解決情緒問題時,總是一貫樂觀以對。

  • 編織小熊

  • 雙手比O

    治療每個病人的第一步都是運動,運動能改善每個人的情況

  • rTMS

  • outward bound(台灣也有外展教育協會): 野外、冒險的體驗課

  • 聖約翰草(St. John’s wort): 金絲桃

    • 0.3%, 台灣有在賣約300-3000不等
    • Studies have compared St. John’s wort with placebo, tricyclic drugs,

and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 and found
that Hypericum extracts were more effective than placebo in
the treatment of mild to moderate depression.

  • systematic review7 2016: 6993 patients, more treatment responders than placebo; SJW monotherapy for mild and moderate depression is superior to placebo in improving depression symptoms. Adverse events reported in RCTs were comparable to placebo and fewer compared with antidepressants.

  • SAMe(s-Adenosyl-L-methionine)
    • cochrane資料8庫: .There was little evidence of a difference in terms of change in depressive symptoms from baseline to end of treatment between SAMe and escitalopram, both as monotherapy
  • 海寧格的家族排列
    • 現象學(每一表象都是對某物的表象,意識也總是相關於某物的意識)
    • 家族裡都有一個“愛的序位”在支持、運作著。當牴觸了這個隱藏的規律時,家庭便失了序,生命裏產生許多負面的事件,甚至會重覆持續地發生,延續到下一代,造成不可抹滅的傷痛,唯有找出系統的平衡和解決方法。在和諧的愛之中回歸其適當的位置和功能,便可以改善其舊有的情況,讓整個家族恢復自然和諧的狀態。

EMDR

  • EMDR: 1987 for ptsd, youtube示範。

    我不定確EMDR是否能立即見效,但這種療法實在太刺激、太有趣了,我持續進行了20次

  • 聽取故事期、準備期、評估期、減敏期、深植期、肢體掃描期、結束期、再評估期

憂鬱症的族群/憂鬱症與成癮的關係

族群

  • 女性 vs 男性: 82年生的金智英(書、電影)
  • 女生是男生的2倍,自殺反而是男生更高
  • 老人憂鬱 -> 身體影響心理(中風、跌倒、多重藥物影響、失智?)
  • 兒童/青少年憂鬱 -> 家暴、長大後…
  • 種族(原住民?)
  • 同志族群(背離親緣)
  • 生物學、社會結構、文化?
  • 因紐特人的生活(全黑的日子,整天在家裡
    “情緒的字眼不在語言中,但是卻在他們的概念之中”
    憂鬱症是一種寂寞病,曾得憂鬱症的人都感受過可怕的孤獨,即使周遭充滿愛也一樣。
    )
  • 在他們的沉默和我們熱切以言語表述的自覺之間,有多種描述精神痛苦、理解精神痛苦的方式。背景、種族、性別、傳統、國家—以上種種共同決定了要說什麼、以及不說什麼,某種程度上,也決定了什麼需要有所緩解、什麼會加劇、什麼該忍受、什麼又該放棄。憂鬱症的急迫性、症狀和治療方式,都取決於超越個人生化機制的外在力量,也取決於我們是誰、在哪裡出生、相信什麼、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成癮

  • 菸、酒、咖啡
  • 過去二十年來,上癮的語意變得十分模糊,所以現在有人對工作上癮,有人對陽光或腳底按摩上癮,有人對吃上癮,有人對錢上癮。
  • 物質濫用是「舒服且可理解的痛苦」來取代「難受且無法理解的痛苦」,消除「使用者無法理解又難以控制的痛苦」,而寧可「用藥物引發使用者可理解的煩亂」
  • 戒酒無名會、動機式晤談法(書中沒有寫到)

  • 酒和藥物的差別:

    為了不讓情緒太過低落,我每天差不多要吞12顆藥丸。坦白說,倘若兩杯美酒下肚就能達到相同的療效(我知道有些人可以),這絕對是完美的替代方案,只要不會兩杯變成三杯或四杯或八杯—假如你正在對抗憂鬱症,通常就會如此。

  • 精神科醫師 = 合法藥頭?

    在我看來,我早已失去自主。……我不在意依賴這些藥物,或藥物依賴其實是成癮的表親。只要我吃的藥有效,我就樂意服用。我每天都隨身帶著藥,以防萬一我因故無法回家過夜,還是有藥可吃。我搭飛機時都會帶著藥罐,因為我總是想到萬一有人劫機,我遭到監禁,我會設法偷偷把藥藏在身上。

  • 物質濫用、憂鬱症,誰是因?誰是果?

  • 戒酒無名會:

    就像讓大腦參加夏令營一樣。我厭倦了一直問為什麼。我為什麼會崩潰,變成酒鬼?我很樂意知道答案,但何必浪費時間,知道答案並不會讓我好過一點。戒酒就像攀登金字塔,每次往上多爬一階,我們都以為達到某個地方了,然而永遠有下一階需要爬。往下看時,我們沒辦法真正看清爬過的台階,因而感到絕望。但如果往上看,就會望見上帝的手指穿過天空,於是我們知道,目前是走在正途上。

  • 心情不好時想吃東西:

    情緒起伏正常時,好心情會帶來自律,幫助我抵擋巧克力蛋糕的誘惑。憂鬱會削弱這股意志。憂鬱會促使我們上癮。抗拒慾望會消耗大量的精力和意志。憂鬱症會使你變得軟弱,而軟弱必然通往上癮。

憂鬱症與自殺

  • 自己朋友的故事
  • 自殺防制專線1925
  • 自殺是不是病的一種
  • 每一件自殺成功的背後,都是一件悲劇
  • 憂鬱最嚴重時 不等於 會自殺
  • Lithium 可以預防,但ssri在青少年,治療了憂鬱,但卻讓自殺率上升;在成人減少憂鬱可以減少自殺
  • sometimes 憂鬱好了,但卻想死
  • 有時候都是一些小事
  • 新聞的傳染、名人自殺
  • 青少年(13 reason why)還有老人
  • Esketamine nasal spray -> 台灣要人體試驗了
  • 精神分析:想要攻擊、殺害內在的自己;某種暴力性
  • 全世界的data Suicide – Our World in Data
  • 南韓的現況 不只藝人 前總統、市長也逃不過!為何南韓自殺率居高不下?【TODAY 看世界】 – YouTube
  • 願意分享你的故事嗎?放在臉書上,鼓勵更多人、讓更多人重視

歷史:憂鬱症是怎麼來的?9

  • 世上的淚水數量是恆定的
  • 17世紀「白色憂鬱症」
  • John Milton: “…睿智至善的女神, 神聖的憂鬱, 你聖潔的容顏太明亮, 非凡人肉眼所能直視:”
  • 憂鬱是真理:少年維特的煩惱 法國浪漫主義:憂鬱所帶來的種種情緒:
  • Melancholia 是智力方面的問題,偶爾伴隨著情緒
  • 沒有發燒也沒有嗜睡, 是一種心智的錯誤判斷 沒有消化不良的一種部分失常 – 強調智力上的改變,但增加了情緒的狀態
  • 其他人如William Rowley、Maurice Roubaud-Luce,開始加入傷心、焦慮、躁症,而Jean Esquirol把躁症排除在外。
  • 大家開始對是否是智力問題有不同的見解
  • 第一個有現代憂鬱症概念的醫師:他認為是憂鬱是心理上的疼痛。情緒裡的悲傷
  • 智力問題不是憂鬱的一部分,妄想可能不是主要的病狀;憂鬱應該不包含妄想和幻覺。他們兩位把憂鬱和(失智/躁症)分開,單純考慮憂鬱只是情緒問題。
  • 嘗試解釋為什麼疾病會產生妄想。想透過腦科學來去解釋精神醫學
  • 批評早期把melancholia當做是智力方面的問題 :憂鬱應該是情緒疾病,而智力問題應是情緒所導致的
  • 定義憂鬱症為depression,而melancholia變成是一個形容心痛、難過的名詞
  • 現代科學代的精神醫學之父。定義為生物和基因的問題 。現在對憂鬱的定義仍然沿習他的說法。

憂鬱症與貧窮、政治和演化

  • 美國許多獨立研究都清楚顯示,精神醫學的介入是相對便宜但十分有效的做法。一旦走出憂鬱,都可望改善自己的狀況
  • 做工的人
  • 屋簷下的交會
  • 協助窮人擺憂鬱會比解決貧窮問題更可行。
  • 罹患憂鬱症的窮苦母親若沒有獲得適當治療,子女常會走入社福機構及監獄。
  • 我碰到的每個走出重度憂鬱的人,不管處境多麼艱困,都慢慢恢復正常。他會生活感受變好了,日子也比從前好多了:
  • 白垃圾、鐵鏽帶,BLM, 極左、極右
  • 思覺失調的,向下流動,憂鬱症似乎也有

政治

  1. 醫療化:無需治療咎由自取或性格缺陷的病,看精神科醫師是一種自我寵溺,比較像去看美容院,而不是去看腫瘤科醫生。將情緒當成疾病來治療,牴觸上述愚蠢的觀念
  2. 過度簡化,一般人迷信憂鬱症僅是血清素低下造成的,一如糖尿病是胰島素過低。
  3. 腦造影,是科學的比較,也是人工造影的效果(非真實的色澤)
  4. 心理衛生界不擅長政治遊說。憂鬱者做不到糾纏不休。
  5. 污名化

常有人說「我知道你有一度得憂鬱症,但看來對你沒什麼影響」

演化

  • 為什麼演化出憂鬱症?
  • 治療在病人間有顯著的差異,有些人對某類有效;憂鬱症似乎沒有一種明確的分界、混合各種狀況的奇特狀態。像咳嗽一樣,是症狀的總稱
  • 心情雖然由情緒構成,卻脫離了直接的誘發因素,有了自己的生命。愈高級的物種,心情就愈不受直接、外在的因素影響。
  • 天澤不會淘汰疾病或追求完美
  • 自由往往是沉重的負擔?(水果65種 in 1957, 300~1000種 in 1997),不確定感、崩解感、科技的目眩神迷
  • 「我相信悲傷最重要的功能是形成依附……沒有愛的能力,將無法忍受生命中的磨難,愛讓你變得脆弱,拒絕脆弱,就是拒絕愛」
  • 鬼滅之刃,人和鬼的差別

憂鬱症的希望與此後

  • 作者的回顧
  • 這20年來醫學的補充
  • 這20年來的追蹤
  • 我想要推廣「憂鬱症是可以治療的」
  • 作者對反精神醫學的看法(一些流行書)
  • 在急診室,半夜裡的自殺個案
  • 在病房,看著患者好起來
  • 憂鬱或許是一種病,也可能是你生命的一部分
  • youtube 和podcast的不同
  • 一章章節讀,對我來說也是新的嘗試
  • 以後節目的走向,人生短暫的困頓,或許是另一個開始
  • 每周有新的主題、偶爾有相關書本的介紹

  1. 憂鬱症治療懶人包,本文分主題整理 by 雞蛋糕 ↩︎

  2. 認知行為治療導讀 by 雞蛋糕 ↩︎

  3. Rhee, T. G., Wilkinson, S. T., Steffens, D. C., Rosenheck, R. A., & Olfson, M. (2020). Prevalence of Treatment for Depression Among US Adults Who Screen Positive for Depression, 2007-2016. JAMA psychiatry, e201818.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https://doi.org/10.1001/jamapsychiatry.2020.1818 ↩︎

  4. Cuijpers P, Karyotaki E, Eckshtain D, et al.Psychotherapy for depression across different agegroup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AMA Psychiatry. Published online March 18, 2020.<10.1001/jamapsychiatry.2020.0164> ↩︎

  5. Cipriani, A., Furukawa, T. A., Salanti, G., Chaimani, A., Atkinson, L. Z., Ogawa, Y., Leucht, S., Ruhe, H. G., Turner, E. H., Higgins, J., Egger, M., Takeshima, N., Hayasaka, Y., Imai, H., Shinohara, K., Tajika, A., Ioannidis, J., & Geddes, J. R. (2018). Comparative efficacy and acceptability of 21 antidepressant drugs for the acute treatment of adul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network meta-analysis. Lancet (London, England), 391(10128), 1357–1366.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17)32802-7 ↩︎

  6. The Maudsley Prescribing Guidelines in Psychiatry, 13th edition ↩︎

  7. Apaydin, E. A., Maher, A. R., Shanman, R., Booth, M. S., Miles, J. N., Sorbero, M. E., & Hempel, S. (2016). A systematic review of St. John’s wort fo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Systematic reviews, 5(1), 148. https://doi.org/10.1186/s13643-016-0325-2 ↩︎

  8. Galizia, I., Oldani, L., Macritchie, K., Amari, E., Dougall, D., Jones, T. N., Lam, R. W., Massei, G. J., Yatham, L. N., & Young, A. H. (2016). S-adenosyl methionine (SAMe) for depression in adults.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10(10), CD011286. https://doi.org/10.1002/14651858.CD011286.pub2 ↩︎

  9. Kendler KS. The Origin of Our Modern Concept of Depression-The History of Melancholia From 1780-1880: A Review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Jan 29]. JAMA Psychiatry. 2020;10.1001/jamapsychiatry.2019.4709.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