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會造成集體的心靈災難嗎?

Posted by 陳璿丞 on Tuesday, February 11, 2020

TOC

men in mask 近日一篇在 lancet psychiatry 有一篇[1] 寫關於武漢肺炎心理健康方面的文章,其實 17 年前的 sars 之後,是一場大型的社會實驗,對於災難之後的心理狀況,人們其實越來越了 解。在現在肺炎病毒蔓延的當下,心理健康問題,可能不是首要的;但病毒的流行過去,災 難過去之後,後續的重建工作,其實才正要開始。

流行病所造成的心理衝擊,和天然災害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它需要的時間更長,帶給人們日 以繼夜的恐懼,但那恐懼是看不到的,而且非常的細微,一點一點地改變日常的生活,人們 會極度恐慌,有了什麼風吹草動,就會反應過頭;譬如最近的搶購衛生紙的風潮。加上社群 媒體,而且通訊軟體裡,一個個的群組傳的小道消息,都助長了這股氣氛。

那些被隔離的人們

在中國,出現大規模的封城,一線二線城市都禁止進出,以武漢最嚴重;而 1946 年,嘉義的 布袋因霍亂也曾經封城[2]。在 SARS 其間就有發現,類似中國現在武漢的方艙醫院、火神 山、雷神,把接觸者或生病的人隔離後,他們會覺得無聊(譬如在日本的鑽石公主號上的人 們),孤單而且會覺得生氣。時間一長,也會出焦慮;再更長一點,心理狀況也會出現問題。 如果被隔離其間出現生理狀況(如發燒、咳嗽等等)也會加重其焦慮。

即使結束隔離,在 SARS 其間,也觀察些人和其家屬,因為疾病的污名化、罪惡感,他們的憂 鬱症狀可能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那些治癒的人們

那打敗了流行病之後呢?像武漢肺炎的嚴重公衛事件,不是 WHO 如此輕描淡寫,即使是生病 好的人,可能會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3], 還有 15.6%有 depression[4]的 相關問題. 這篇評論是寫在 2009 年,已經是 sars 後的六年了。引用了一些 review 提到 了,可以能有 sars 的治癒者,有 30~40%有 PTSD, 而直接的工作人員,可能有 10%左右。 在治癒後 30 周,仍然可以觀察到。

而這些被隔離在家中的人們,規模之大;人際關係突然被中止;加上個人防護裝置的不易取 得,都給人們帶來巨大的壓力。

這疾病流行期間,應該有心理衛生團體出來呼鬱如果處理人際相處之間的壓力,還有因為身 體接觸、面對面講話的恐懼如何處理;以及那些被隔離、擔心被污名化、還有出隔離之後所 擔心傳染給其他人的罪惡感。在目前各科都拍衛教影片、衛教文章的狀況下,心理健康的相 關從業人員,也可以在這方面加強衛教。

那些第一線的醫護同仁們

從 2003 年,台灣的和平醫院事件,在紀錄片《穿越和平》[5]中,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些 醫護人們的壓力,他們也會有憂鬱、焦慮、對死亡的恐懼,還在在疾病面前滿滿的挫折感。 當年沒有很好的視訊軟體;而現在在武漢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卻是因為沒有公開透明的資訊, 政治高於專業,更加深了醫設人們的心理壓力。 萬一在台灣爆發,第一線的醫護除了有透明的資訊、好的防護裝置,更是需要好的心理支持, 無論是在流行期,還有事後的復原和關心。 在《穿越和平》中,導演的話寫道:

但是我們也同時選擇遺忘當年的一些受害者,以及選擇持續懲罰一位當年不願意返回和平醫 院集中隔壁的周醫師……這個社會要渡過集體意識的恐懼恐怕還有一段路要走。

我們有太多恐懼要克服,疾病的流行會過去,的心理重建才正要開始。建議政府現在就要有 人開始考量到流行之後,對於第一線的醫護人們、行政人員、還有被隔離的人、生病的人, 做長期的心理追蹤和轉介,甚至,有機會的話,即早治療,才有可能可以克服恐懼。

可以做什麼事?

這些文章所提倡的事情,作者身在中國,私以為他們可能無法做到,最後只能成為紙上談兵; 但是台灣政府的確有幾點是目前有做到的,而且做得相當好:

  1. 疫情公開透明,每天的定時記者會,讓社會大眾知道目前最新狀況、還有政府立即反應 的措施
  2. 公開回應和打擊謠言;上述這兩點,都可以減少民眾的恐慌,和 17 年前比起來,我們的 確反應上快很多
  3. 我們也有國家級的防疫專線 1922; 希望也有國家級去支持民眾和醫護人員心理上的支持
  4. 對於被隔離或是第一線的醫護、工作人員,有一個完整的心理支持計畫(流行期、還有 流行結束後的復原計畫,這些人都是得到 PTSD 和憂鬱症的高危險族群)
  5. 如果行有餘力,可以針對上述人員定期做憂鬱、焦慮量表的評估,並且有心理專業人員 早點介入。
  6. 對於第一線人們還有隔離中的人,給予壓力處理的指導

希望這場疫情,快點結束。拖得越長、越多人隔離,或許,不僅是一場 21 世紀瘟疫,更是集 體心理的重大災難。

  1. Xiang, Y. T., Yang, Y., Li, W., Zhang, L., Zhang, Q., Cheung, T., & Ng, C. H. (2020). Timely mental health care for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outbreak is urgently needed. The Lancet Psychiatry.

  2. https://www.facebook.com/mock.mayson/posts/1654185501388714

  3. Maunder, R. G. (2009). Was SARS a mental health catastrophe?.

  4. Mak, I. W. C., Chu, C. M., Pan, P. C., Yiu, M. G. C., & Chan, V. L. (2009). Long-term psychiatric morbidities among SARS survivors. General hospital psychiatry, 31(4), 318-326.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IcBEOEzYno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