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自己的故事:從不認識自己開始

Posted by [陳璿丞] on Monday, April 27, 2020

TOC

改寫自己的故事

前幾天聽到的podcast1,雖然沒有什麼新的觀念,不過把整個心理治療,或是精神醫療的過程比喻的很好。所以今天來寫一個文章記錄一下這個觀點。這是一個心理治療師的訪談,她也有ted talks,也有一個在美國很受歡迎的專欄:「親愛的治療師」。這篇文章是根據她的演溝做推繹;如有引用的地方會標出來。Youtube有中文字幕,片長約15分鐘,推薦給大家。

被困住的感覺

Lori Gottlieb說她有一個專欄,專門收來自美國各地人的疑問和信件,大多是關於心碎或是失去、家人吵架等信件,內容大多是:老公外遇我很痛苦,我要怎麼辦?爸爸去世我很難過,我該怎麼辦?我太太變得很無趣,我該怎麼辦?

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本故事集;每一個小片段都是一個小故事,但Gottlieb說她收到的信都是故事的一個片段;就像每位醫師和治療師,我們在治療的時候,也只能治療目前案主陳述出來的片段,我們無法看到故事的全貌,而案主也只能用他們自己的觀點去強調他們想說的或是去淡化某些觀點;無論是哪一個學派的心理治療,從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說其實都和性有相關,一直到後來的客體關係,說其實和你小時候跟爸媽之間,有沒有辦法建立一套自我和他人的界限;或是榮格說的自我帶上面具,受到集體潛意識;或是認知行為治療說的,你的行為會影響你的想法,而想法又會去影響情緒。無論是哪一個治療學派,都是選擇某個切入的角度,而從那個角度去探索你的故事。

我在之前的文章有提到過 看到-選擇-負責 這個公式,Gottlieb其實也是換個角度來說這個公式,她說:

我們每個人都帶著 自己的人生故事生活。 為什麼做出那些選擇、 為什麼事情會出錯、 為什麼我們會這樣對待某人── 因為他們顯然就該這樣被對待──

為什麼別人那樣對待我── 即使我們顯然不該那樣被對待。 故事讓我們理解自己的生活。 但萬一我們說的故事 有誤導之嫌、不完整 或根本就錯了怎麼辦? 那麼這些故事不會讓我們明白,反而會讓我們受困其中。

回到Podcast裡,大約[22:42]的時間裡,主持人請Gottlieb解釋什麼叫做 Unknow yourself, 我私自把它翻譯成,「重新定義你自己」,我們都一再說著悲傷難過的故事,沒錯,有些事實真的很難受,有些真的從別人的角度來看的確是難過到不行的故事,但我們一直抱著這個故事不放,我們就無法重新開始我們的人生,希臘先賢說「認識你自己」;但如果我們一直被悲傷難過的故事困擾著,我們就無法真的認識自己,真的重新開始。而每個來接受治療的人,其實,就是在治療師的引導之下,重新編修自己的故事,用別人的角度來看故事。如果每個人都是生命的導演/主角,而治療師/醫師像是編劇的角色,和導演/主角討論要怎麼改寫劇本,故事大綱不變,可是說出完全不一樣的角度。

自由和改變

其實常常聽到案主說:「我其實想要做…,但因為……我被困住了」。這些因為也有很多,譬如工作、家庭、婚姻、爸媽不同意,有時候是疾病,有時候是自己的個性。治療到某個階段,常會有案主說,我覺得XXX好幸運,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這個版本的故事總是有個他人過得比案主來得好,而案主只能被困在這裡了。最典型的故事就是民視或三立或韓劇最常演出的元配知道丈夫外遇,但如果離開丈夫,小孩就會過得很辛苦,留下來,就是自己辛苦,一個被卡住的故事。

治療的過程就是讓案主看到其實你是有選擇的,只是每個選擇完之後就要負責。你負責了,人生才會改變。但其實負責很難;改變也很難。大多數人都會喊說:「我想要改變」。但我後來聽懂了,他們說的是,我希望除了我之外的一切人事物改變。就像前陣子我想減肥,但我想做的事就是我希望有無熱量的宵夜,讓我晚上可以一直吃。或是回到小三的故事,其實是希望丈夫改變,向她認錯;或小三改變知難而退。

我遇到來看診的人告訴我說,他睡不好。我說,那我開些要給您。他說,他不想要吃藥,想要靠自己,我說,好啊,那我教你一些生活方式的改變,譬如早點睡、固定時間睡,不要喝咖啡。但他告訴我說,他沒有喝咖啡他不能上班。我說,那你真的有想要睡好嗎?他說有,他已經好長一段時間都睡不好了。

你看,我們有多麼不願意改變,即使我們知道睡不好不舒服,但要改變我們的生活型態卻是那麼的困難,要改變,要付出很多,譬如,在改變的時候,我們熟悉的事情都不能做了,像是減肥不能吃宵夜,那可是一天當中最放鬆的時候;而要改善睡眠,先要放棄讓自己有生產力的咖啡,要改變自己的情緒,就得先相信醫生,開始每天吃藥。

要改變,就是放棄生命中小小的主導權,即使這個主導權很小很小,對每一個人來說卻是很難的開始。就像寫這篇文章,其實我已經想了…2個禮拜左右,想才是最久的,一開始坐下來寫之後,剩下的就簡單很多。而開始接受治療/看醫師其實也是,最難的就是打電話、走出門、吞下第一顆藥物。如果你可以做到。

被困在水井裡的青蛙

前一段說了選擇和改變;這裡要來談談 看到 ,看不到的原因很多,有時候是因為我們的生長環境、我們的教育、我們的文化、還有我們自身的疾病。譬如你心情低落或是正在憂鬱階段,你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是灰色的,覺得人生提不起勁。或是你小時候看著父親有小三,你覺得所有的男人都是不可靠的,這是你的核心信念;或是你的文化、宗教背景告訴你某些行為是有罪的。你看出去的世界就是這麼的小,小小的天。你看不到世界還有更大的可能性,你看不到還有其他的選項或其他的道路可走。你只能一再地說著這口井發生的故事,你自己版本的故事。

這就是為什麼要有醫師/治療師,或許沒有辦法重新挖一口更大的井給你,但是可以一起找找井水是哪裡來的?有沒有其他牆上有裂縫?有沒有井水下方其實有個地下小溪流?或是教你如何大聲呼叫,或許有別的青蛙可以和你有所共鳴?

但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想要離開這口井?或是和井以外的世界聯繫?

趁還有時間,改寫自己的故事

最後,我喜歡這場演講最後的一句話:

記得,我們都會死。然後拿出你的編輯工具, 並問問自己,我希望自己的故事是什麼樣子? 然後去寫下你的傑作。謝謝。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