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和勇氣是同一件事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0 年 5 月 18 日 by 陳璿丞

脆弱和勇氣是同一件事

自卑與脆弱

我一直很想寫這關於勇氣和脆弱的文章。一方面是覺得讀阿德勒有些想法、一方面是聽了Brene Brown的演講、讀了她的書,還有自己當醫師時,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個案。即使如此,我覺得寫這個題目很難,很不好寫。在我每次要提筆的時候,就會開始有小小聲的聲音:「你以為你是誰啊?」、「你跟阿德勒很熟嗎?」、「你真的還以為你自己是作家啊?」、「你以為你寫的東西有人要看,不要丟臉了」、「笑死人的廢物寫這什麼文章有夠難懂的」。我之前有和一位朋友聊天,我說,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情形,他說他也有。所以他準備上台時,都要準備很久,深怕出錯。我後來也問過好幾個朋友,好像大家都有這樣的情況。有時候私底下聊天時,會覺得大家明明都有很好的點子,怎麼到後來不去做了。我猜可能是內心的恥辱小精靈喊得太大聲了。我後來的方法是,好啊,那我就一直寫,「反正我就爛」、「寫了沒人看」那正好,不會丟臉。「很難懂嗎?那我就當做自己的日記書寫,我自己總可以讀得懂吧」。其實我每一份的投影片、每一篇放在網路上的文章,都是這種掙扎下寫出來的。所以有朋友說,你寫文章寫很快喔。你最近文思泉湧喔。我其實想跟他們說的是,不,是我恥力全開。

當你越寫越多、越創作越多的時候,你會發現那個恥辱仙子的聲音變小聲了,後來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我發現其實99%笑我的人,都是我自己。而1%的人在笑你的人,你發現你根本就不在乎。

你看,即使像我這在裡寫文章這麼小的事情,都會有這麼大的恥辱和掙扎了,那人生還有那麼多重要的事情,到底要怎麼辦?我覺得我被自己以前的文章拯救到,我以前都過好幾本阿德勒的書,那時候想說,好啊,寫個重點整理好了,

在阿德勒的想法裡,人一出生都是自卑的,他是這樣定義的,無論是健康還是不健康的小孩,在大人之前,他們自己知道自己是脆弱的,也意識到自己的渺小。阿德勒的論點是,我們就是帶著這樣的自卑情緒開始長大的。在他的想法裡,自卑不是不好,自卑是每一個人的起點。他的論述裡,所有的兒童都有天生的自卑感,而他的所做所為,就是要去抵消自己內心世界的自卑感。

我們都不想要失敗、不想要被嘲笑;如果有自卑的情節在, 我們就會放棄去嘗試、放棄去和他人產生聯結的能力。阿德勒認為人是社會性的動物。我們都會想要和其他人有聯結、但如果我們失去了勇氣怎麼辦?聯結怎麼而來?失去勇氣的人、有自卑情節的人,就不想和社會有聯結。這不是我們想要的。在阿德勒的觀點裡是這樣的:我們不要用嚴厲、不要用嘲笑,這樣的情緒會讓孩子失去勇氣;相反地,我們要用鼓勵,讓他們相信自己有足夠的力量可以自立。如果孩子偏差了,又打又罵又責備,孩子只會加重”自卑情節”。

我會自卑,即使我讀過那麼多哲學書籍、學過認知行為治療。但就是馬男波傑克一樣,裡面的人物都是動物擬人化,我也有動物的本能;那些本能會讓你又回到自己脆弱又自卑的山洞裡。無論自卑的原因是什麼,我們都是想要和他人有聯結,我們怕別人笑、其實是真的希望和他人有聯結、希望他人可以肯定我們、希望我們的創作,無論是音樂、畫畫、文章、發明、服務等等,都是希望得到別人的肯定。所以我們會害怕,害怕如果萬一別人沒有肯定我們怎麼辦?羞恥、自卑、脆弱,都是怕失去和他人連結。

我是不是不夠有錢、不夠漂亮、不夠聰明?我害怕我生病的狀況被別人發現了,人家會不會想要和我做朋友?

我記得我大學的時候,當一個晚會的主持人,其實我很緊張,我覺得我自己也不夠格,我一直覺得我英文不好、我能力不好,在台上的時候,我覺得台下的人一直都在笑我,甚至後來晚會結束之後,有個小活動,每個人都可以拿張3M便利貼貼在別人的背後(這到底是誰想出來的活動),寫一些話。我記得我收到幾張,當然有好多張是你辛苦了、謝謝你之類的,不過我都沒有印象了,我只記得有一張寫著:「你英文真爛,你還有臉上台主持」。這張紙我到現在還記得,每次要上台講英文的時候,我都還會想起這個經驗。我沒有因為收到那一張紙,而從此再也不讀英文;即使到今日,我仍然覺得我的英文不好。但我還是想要再更好一點、至少我的英文可以帶我去旅行、讓我讀想看的影集、和想讀的書,即使還不夠好,但已經堪用了。

這只是我的其中一個脆弱,或是我們稱之為丟臉的事情。我不會是地球上,唯一一個有丟臉經驗的人。人生很苦,有太多丟臉的事情了,小至在捷運上放個屁,大一點的在台上出醜,慘一點的,丟了工作、公司倒閉。我們無時無刻都感到脆弱、就像阿德勒說的,我們天生就是自卑。Brene Brown在他的社群媒體問大家如何定義脆弱?
「找老公幫忙、向老公求歡、向老婆求歡、被拒絕、邀人去約會、等著醫生回電、被辭退、辭退員工」這些是許多人的經驗,也是你我的人生故事。
而在現代的社會裡,越來越強調勇敢、勇氣,但大家都忘了,勇氣不是用力喊、用念力就會發生的。勇氣其實就是接受自己的懦弱、接受自己的脆弱、接受自己的不堪一擊,小至個人,大至整個社會,都可以包容,包容生病的人、包容性向不同的人、包容別人可以放一點錯,接受別人的對不起;個人才會長出勇氣,社會才可能可以培養出勇氣。

「我不想感受脆弱」,為了關掉脆弱,你也同時關掉了開心、關掉了感謝、關掉了快樂;我們選擇喝酒、我們選擇追劇、我們選擇工作,我們放棄了重新和他人連結的機會。

什麼是勇氣?勇氣就是我知道我很脆弱,但我還是站出來面對他。就是在疫情當下的現在,哪一個醫護人員會大聲說,我不怕!每一個人都很怕、每一個人都擔心會和他的家人失去連結,每一天都過得不安穩。但還是選擇去上班,這才是勇氣,這才是勇敢。

面對自己最脆弱的那一塊,無論是你的生病、你的性向、你的失誤、你的失敗、你的能力不夠;那都是你,現在的你,就只能做到這樣,做錯了,說聲對不起,我盡力了。我只能這樣子而已,讓我休息一下,我會試著在站起你,請給自己或你身邊的人鼓勵好嗎?

不打小孩

之前我寫過不打小孩,是因為他們已經夠自卑了。他們從出生就得掙扎過日,我們的工作不是說,哇,他是個完美的小孩;也不是要指導他們成為完人、或是小學六年就可以讀到高三的書,14歲就大學畢業,21歲讀完博士。這不是我們要做的。我們要做的是,你不完美,沒關係,我也是;生命要掙扎奮鬥,沒關係,你用力去闖,跌倒了、想哭了、我們在這裡可以包容你、可以愛你、這裡是你一直可以回來的地方

這一切都是為了連結

我們自卑、我們脆弱、我們假裝勇敢,都是害怕失去連結。何不和你身邊的人,說說你心底最深藏的秘密?或是說聲對不起,你做錯了什麼?希望可以得到他們的原諒。因為假裝看不到、聽不到,也會讓你失去感受的能力,失去愛和被愛的能力。說出來,才是真的勇氣,讓他們包容你,你也包容他們。

面對自己的脆弱、每個人都想要連結、給自己勇氣、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參考資料

TedTalks(皆有中文字幕)

  1. 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
  2. Listening to shame | Brené Brown

slides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