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

脆弱和勇氣是同一件事

脆弱和勇氣是同一件事 自卑與脆弱 我一直很想寫這關於勇氣和脆弱的文章。一方面是覺得讀阿德勒有些想法、一方面是聽了Brene Brown的演講、讀了

5個問題,讓你做自己的生涯設計師

Imgur

熱情與天賦

因為最近在準備報告,加上自己還有生活周圍的朋友,開始對自己的人生有疑問?或是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迷惘。迷惘的東西很多,但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以後要做什麼?我想要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有很大一部分是關係到職業,或是說生涯規畫。坊間也有很多的成長課程、也還有很多的「尋找熱情與天賦」的論壇,但是這有很多東西是要問你自己,而非問他人。

另外,還有一點,為了因應21世紀的快速變動,以前工業時代,我們對於一份工作可以做到老死,但現在因為技術一再更新,能有一份工作穩定做到退休的越來越少,我們需要的不再只是以前製式的量表評估,寫一寫選擇題,知道自己的個性是什麼,就可以依照專家給的意見,選定職業。現在許多高中大學的輔導室提供的興趣量表、或是未來生涯規畫,可能都變成了廢紙。或是成年以後,對於“我到底要做什麼?”,我的天命是什麼?這類的人生大問題,除了求神拜佛,還有沒有其他的方式?

從巴黎旅行來看阿德勒與佛洛伊德

流動的饗宴

最近看到一篇有趣的小品論文。是寫阿德勒和佛洛伊德分別在巴黎期間的故事[1]。除了可以看出兩個人的出生背景,還有一般生活小事上的不同。也反著回去推估因做人處事的不同,即使在同一個交錯的時代裡,所呈現出來不同的學說、甚至後來學派的演變也有所不同。這篇文章是由兩個作者所寫。是個有趣的歷史小品文。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讀原文。在此,我就加一點點的想像力,來說說,巴黎對兩人之間有什麼樣的差異? 巴黎,當時的大都會。所有的文人、所有的科技、所有學術的重心的大城市。在兩次歐戰之前的巴黎,是個可以產生新想法、可以和更多人聯結、和更多人一同合作的城市。如果沒有來巴黎,就太可惜了。沒有來巴黎,就意味著,你並不想要征服這個世界。對年輕的佛洛伊德來說,即將要結婚的他,寫信告訴未婚妻在唯美的巴黎旅行著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情。就像一百多年後的我們,巴黎,浪漫之都;是許多人旅行的首選。

佛洛伊德的巴黎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