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自己的謊言

心理治療是在幹麼的-揭開自己的謊言心得?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2 年 6 月 17 日 by 陳璿丞

大家對心理治療都存在某種幻想,幻想著好像跟治療師談完,什麼都會好。有時候,我在幫個案做治療時,我都會想,這樣會不會太殘酷了。甚至,我也會想,我覺得你還沒準備好。有時候是需要時間,在不同的時間點的治療,有時候是陪伴、有時候是啟發,有時候是打開真相,更多的時候是讓個案可以接受自己、接受現實。TL;DR,以下文章很長,我已經把結論先說完了,如果你還想讀,我們就繼續看下去吧!

心理治療的本質是什麼?

由於傳統宗教的衰落,我們越來越常求助於心理治療師以得到幫助、結束痛苦,並找到人生的意義。對許多人來說,心理治療已成為一種世俗性的告解。

我常常開玩笑的說,我應該去讀神學院。來精神科看診,其實很像是來告解。有時說著說著,個案就會哭起來。
「你真的很辛苦」
「你真的很不容易」
「你忍很久了吧」
無論是什麼原因走進診間,無論時間長短,我們都被訓練,儘可能地在最短的時間給予幫助。
但幫助是什麼?除了藥物之外,我覺得心理治療本身就是扭轉想法、增加應對現實的能力。
心理治療的過程就是 打臉 讓你清醒過來,面對現實地。

心理治療就是接受現實

我們可能認為自己必須修復自己,但我們試圖修復的往往是幻想,而且是破碎的幻想、四分五裂的自我形象和扭曲的想法, 這些造成了我們的痛苦。唯有放下虛假才能體驗真實,然後我們才能接受自己,重新找回因謊言而失去的生命力。

你以為是修復外面的世界,療癒傷痛。NO!
心理治療到後來就是要讓你有顆堅強的心,讓你知道「不要再逃了」。只有你放棄逃跑、接受殘破不堪的現實,不要再活在謊言底下。但每次我這麼做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太過殘酷,而手下留情。或是在診療室裡面停頓許久。一方面要評估對方準備好了沒、一方面也要包裝好如何讓個案可以接受。

打破你的幻覺

我 們 慣 於 等 待 不 存 在 的 事 物 , 而 非 接 受 現 狀

等待對方改變、等待公司改變、等待政策改變、等待天氣變好。事情不會變好的。唯一有可能改變的就只有你自己。我再說一次,唯一會改變的只有你自己。你想想,你要改一個壞習慣就這麼難了,別人、上司、同事、伴侶要改變,那是何等困難啊。你只能接受現狀,停止幻想。知道自己的不足,接著,你才可能 用力 去改變。心理治療說穿了,就是把你的幻覺打破。把你的虛擬眼鏡拿下來。
你說,這很簡單啊。
NO!
這才是最難的。就連治療師自己在自己的人生裡面,有時也看不透自己的人生。覺得別人活得都很開心,只有你最悲慘嗎?這是最大的幻覺,先打破它吧。

這是治療,不是聊天

心理治療師不會「對」我們說話,而 是「與」我們交談。他想找出我們在文字、想法和幻想背後的真正的自己。 他是詢問我們的感受、而非我們的信念,並邀請我們進入一種不同的關係, 另一個世界。

「喔,你們精神科醫師真好,說說話就有錢賺。」這種酸言酸語我聽多了。你若當著面跟我說,我也只會笑笑地點點頭。但要記住,這不會是聊天,因為這樣的對談,是不可能出現在一般日常生活中的;也有朋友問我能不能和他「聊聊」,聊聊可以啊,但這不是治療。治療太花腦力了,要全心全意聽出話語背後,對方的真正樣子,要引導對方看到、感受到並且願意接納真正的自己。這過程太漫長了,不會是一兩次「聊聊」可以解決的。做治療時,治療師都是用力、用心去做的,這根本就不輕鬆。每次療程結束後,我都有種「很累」的感覺。
相對於寫文章,我反而覺得比較輕鬆。有種「讀得懂的人就來看吧,覺得有幫助的話,你也跟著一起動起來吧」

動起來吧,人生不會自己轉變

當我們停止等待人生改變,我們就轉變了。每一個打破防禦、釋放感受的人生危機都會揭示潛藏在我們心中某些維度,在承受那些潛藏的維度後,我們將經歷從內在浮現的洞察

「做完心理治療就會好了嗎?」常常有人問。
「不會喔」
「那幹麼做?」繼續問。
「幫助你看到」
「看到之後呢?」
「你就有選擇了」
「有選擇之後呢?」
「你就可以判斷選或是不選,接著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負責就是你要自己動起來。
心理治療、藥物治療,不是魔法好嗎?我不是魔法師啊。你周遭的人事物,你若不改變,期待幻想別人會因為你做心理治療,而有所改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這話很重要,我得一直說,因為總是會有人問我:「那你推薦做心理治療嗎?」
「你覺得你準備好,你就做吧」
「回過頭來,換我問你,你準備好了嗎?你準備好開天眼,看清楚現實的樣貌嗎?」

說謊我愛你,說實話離開你

在心理治療中,我們常會發現大家在孩提時被告知:「說謊,然後我 就會愛你;說實話,我就會離開你。」即便不是逐字說出,這個概念時常是以行動表現。

所以,當小孩承認自己犯錯時,千萬不要大聲他。做錯事不好,但誠實是好的。你可以給他一些對應的「處罰」或是限制;但一定要好好告訴他,因為你有誠實、因為你說了、勇敢地說出來,所以要給他鼓勵。你這麼做,就是幫未來的他省下一筆治療費啊。因為罵人相對容易,但面對真實,好難好難。我們要怎麼承認自己個性很糟。(都是別人的錯)
要怎麼承認是自己的個性差、自己做不好、自己愛生氣、自己是個爛人。
因為我知道自己不夠好,所以我努力著。
要怎麼有自信地謙虛著,這超難,這不是今天的主題。

擁抱生活就是承擔痛苦

當我們擁抱生活時,就無法避免痛苦。這是不可逃避的。在死亡之前 或死亡那一刻,我們將失去所擁有的一切、以及我們所愛的每個人

你要實實在在地活著,還是要虛幻不真地漂浮著?
「醫師,活著好痛苦」
「對啊」
「我也覺得活著好痛苦」我說。
「那怎麼辦?」
「所以我很努力地活著找答案」我說。
「會不會沒有答案?」
「但你也努力活過了,不是嗎?」
就像《銀河便車指南》裡面寫到的,生命的終極答案是42,但重點根本不是42,而是這是怎麼算出來的?活著的重點不是怎麼辦,而是 直視 痛苦,接受它,超越它。你說你做不到,那我們一起努力,再試試好嗎?

不要幻想可以躲回去了

我曾告訴一位朋友:追尋零負面是一個想要躲回子宮的幻想。他糾正我,即使在子宮裡,我們也會發現負面的事,例如胎兒吸收母親所服用的藥 物,或者母親在分娩時筋疲力竭。我們只是想尋求那種童話般不存在的「零衝突」親密形式罷了。

有首老歌的歌詞是「童話裡都是騙人的」,從你說愛我之後,天空星星也不可能會亮了起來。母親的乳房是完美的客體,而我們自身的主體,想要去操縱外在的客體,從我們離開子宮開始,這世界就時時刻刻和我們做對著。只有「巨嬰」們,才會期待客體要依他們主觀運作。我要喝奶就要有奶、我尿尿了、我大便了、我不舒服了,就要有個完美的母親全力支持我。抱歉,當你來到這世界上,這一切的完美就不存在了。童話其實沒有騙人,是你沒有讀懂,童話都很寫實,你只是看到你想看的、讀到你想讀的。童話裡面有很多衝突、很多痛苦,只是你讀不出來。
張大你的眼睛,用力看。

一團亂的人生

人生來就是一團亂,但我們試圖抗拒現實中不符合自己所想的任何部分。當我們決定要接受什麼並排拒其他事物時,就是將自己的一部分判處死刑。我們試圖淨化自己,讓自己看起來像腦海中純淨的畫面。這不是對生活的愛,而是對生活的恨,當我們試圖超越人生,其實就是拒絕人生

我們都要學習接受自己一團亂的人生。不要再幻想或是羨慕別人怎麼樣的好。其實也沒有你想得那麼好。有機會的話,可以看看《馬男波傑克》的動畫,看看明星們,也可能沒有那麼好,但我們不需要過他們的不好,來緩解自己的不好。<人生> 就是這樣子,你的純潔樣子,就是你恨自己的樣子,接受才能超越。

學習和自己共處

精神學家比昂(Wilfred Bion)說:治療是一種信念行為,我們可以透 過與當下的情感真相合而為一而轉變 。我們一直在探尋自己是什麼樣的 人。不需要刻意身在當下,因為每一種感覺、恐懼和迴避行為都是我們當下存在的方式,我們不需要與眾不同,只需要與自己共處。

失眠嗎?恐慌嗎?焦慮嗎?或許都是一種逃避,你的身體告訴你不要再逃了。
「幾天睡不著會怎麼?一定睡得著的」打定著,你不讓我睡,我就不要睡。累了就睡著了。
「恐慌來了嗎?」有藥物在身邊,你怕什麼,你越怕它,它就越常發作。
「焦慮一整天?」好啊,那我們假設最糟會怎樣?如果最糟都能接受,那幹麼焦慮?
不要逃,反正你也逃不遠。那就直球對決,說不定,你會打出全壘打。

此時此刻(here and now)

我必須接受事實。如果你認為自己沒有希望,我就必須接受你的評估。你的性格有兩個部分:你渴望改變,你相信自己是絕望且無助的。儘管絕望是贏家,但這兩種力量都存在於你身上。我們必須接受你感到無助、絕望,並接受這一點。這些都是事實。

你讀到這裡了?要給你拍拍手,你肯定很渴望改變。心理治療還有一種說法叫「此時此刻」,你和治療師的關係或是你在團體治療裡和其他人的關係,就是你投射到其他時候的樣子。你和爸媽、小孩的關係,就是你跟上司下屬同事的關係。你以為你不一樣,錯,你都是一樣的你,掛上不同面具而已。在治療室的此時此刻,就是你外在的樣子,而外在的你也會帶進來治療的此時此刻。

你渴望改變,但你真的能接受那個無能、絕望、無力的自己嗎?
如果你可以,改變才會真正的發生。
最後,關於心理治療,你準備好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讓你的大腦發揮極致

立刻加入和你一樣充滿好奇心的社群。運用腦科學的方式掌握自己的人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