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讓小孩讀繪本?故事的不可思議

Posted by 陳璿丞 on Thursday, December 7, 2017

TOC

前言

Photo by Picsea

前陣子把 河合準雄 的一系列的書全部都看完了。對於他所有的著作,特別挑這一本出來寫是因為,這也是我個人從小就有的感受,還有自己有小孩之後,透過小孩的眼光看世界。陪著小孩讀書、講故事書、看繪本,也常常會有:「哇,這個神奇的世界」。或是只有小孩子才有的magical thinking。在這個現代世界,長大之後,因為什麼都有科學的解釋,一切事物都被除魅化,我們不再相信有聖誕老公公,或是好鼻師、虎姑婆等等。無論是本土的鬼怪傳奇或是因為全球化之後而流通的童話故事,在榮格學派來說,都是我們精神的原鄉。台灣的台東大學有 兒童文學研究所 ,每兩年會北上台北開假日的在職專班。如果有像河合準雄這樣,把台灣的繪本,做一個完整的統整,說說台灣自己的文化精神、背後的意義是什麼? 或許,我們之所以吵吵鬧鬧、之所以沒有共識的各自划各自的船。我們要怎麼定義自己?

故事具有魔力。那是醫學根據或科學事實所不具有的活生生的力量。

你信嗎? 我信,最好你也是。

故事裡的不可思議

河合準雄是亞洲第一位榮格分析師,把榮格的想法,用日本的思想去解釋,也企圖把佛教、禪學的眼光帶入。因為榮格很多的想法都和集體的潛意識有關,而這些東西在文化裡就是以神話/童話的方式流傳下來,所以他後來把研究重心放在兒童文學,出了一整系列。台灣幾乎都有翻譯,但我最愛這 「故事裡的不可思議」, 我來引用裡面的一段話,來說明其實陪小孩看繪本,對成年人來說,也是總重新看待生活的方式:

做為一個成年人,活著的確不容易,要賺錢、要往上爬,還要跟其他人和諧相處,這些都太花力氣了,於是我們成功時,會覺得好像成就了什麼似的而感到滿足。可是那又如何?我們的靈魂會說:「所以呢,那很了不起嗎?」這些聲音,小孩聽得特別清楚,而靈魂的真實樣貌,孩子也看得特別剔透。兒童文學裡充滿了這樣清靈的孩童五感所捕捉到的世界,因此我希望無論大人、小孩都要來閱讀兒童文學

就像前陣子我在臉書粉絲團上寫的,這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小孩給你的回饋吧:

當爸媽的要犧牲很多? “在撫養她的過中,我也和自己的內在小女孩重新連結,有機會再度學習遊戲,以及經驗每天的喜悅和愛。我知道她帶給我的至少不會比我跟她分享的少” “我們最初的犧牲似乎是從我們身上擰出來的。彷彿放棄自己最重要的部分,後來我們才明白,放棄自己重要的部分是絕不恰當的。我們犧牲的,是我們準備好釋出來的東西。” 如果你因為家庭,而要待在自己厭惡工作的父/母親;或是因為家庭放棄事業的父/母親。或是因為要陪小孩看幼幼台放棄追劇、或是為了陪他們玩沙而沒有去的演唱會、為了早睡而放棄的電影院。 如果說,你的犧牲,某種程度是一種轉化?是一種付出和得到。你的單身朋友無法理解,你的小孩晚上睡覺時,和你說的:「媽咪,我愛你」或者是「爸爸,我想你」。那種來自小孩的互惠。你沒有犧牲什麼,而是把這些東西,轉化成愛而已。 如果你這樣想,你就不會再那麼痛苦地上班,或是那麼痛苦 地覺得,好像只有付出,沒有得到的不公平感。 你的小孩,給你的,不會比你給他們的來得少。

因為你只是單純地想讀讀書給小孩,打發無聊的午後。我還記得有好一陣子,每周挑一天下班就帶著小孩搭公車去圖書館借這一個禮拜份的繪本。因為很多也無從選起,就讓孩子自己去拿。他們會選可愛的、他們喜歡的動物。而這些豬啊、雞啊、老虎,也都擁有人類的靈魂。說著人類的語言。

我的不可思議

河合在這本書裡,把不可思議分成了,「我」、自然、還有不可思議的人物和地方。他透過介紹繪本的方式,來讓讀者(應該是爸媽)如何去引導小孩去認識自己、世界和其他人。我覺得自我的成長、還有從換牙一直到青春期,自己身體上的變化。還有為什麼感冒,自己從何處出生。(孫悟空是從石頭,桃太郎是大桃子)都有個故事性,或許在幼小的心靈裡,不太可以用科學去解釋,不可能去知道太多抽象化的東西;但是如果可以透過故事去簡化,去想像,而去一步步想要去探索自己從何而來?無論為來是從哲學的、醫學的、科學的。如果從小就有對自己和世界的好奇,這是個巨大的資產。

自然的不可思議

Photo by Christine Roy

  • 接觸大自然
  • 與自然同在
  • 地圖,未探查,想像
  • 大自然的善惡
  • 小孩與老人

大自然的部分,分成了這幾個章節,我比較想要說明的是地圖和接觸大自然的部分。河合在這裡(或是同一系列中),用了幾本日本的繪本來說明,小孩在大自然面前的想像。譬如北風和太陽公公的比賽。彩虹是一座橋,月亮上有兔子。大自然是什麼?好的?惡的?其實我們把很多社會的道德或是約定成俗、習以為常的事情,都架構在童話或故事裡了,透過對繪本的想像還有描寫,我們可以更懂得自然的運作。我覺得兒童文學,除了讓大人可以想起小時候是怎麼看待世界的,也可以讓自己的小孩建立一套屬於自己人生的價值觀。近日,坊間有很多出個兒童的地圖集,有介紹各地的人文風俗,用可愛的圖畫來表達,我覺得這些都可以算是廣義的兒童文學。那些沒有探查、那些因為我們不知道,所以在過去不存在;而現在看到了這書的介紹,而又展開了新的世界、新的人物。這些就是書本的魅力。如果行有餘力,可以帶著他們去探索、去比對真實和書本之間。那是多好的體驗。

不可思議的人物/地方

  • 海賊王
  • 金銀島
  • 愛麗絲夢遊

這些例子可能因為時空背景而有所不同,不過上世紀末的哈利波特,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有魔法的人、神奇的9又3/4月台之後的魔法世界,魔法師和麻瓜之間。這些超乎真實生活體驗的想像。如果因為一句,那是不可能的世界、那就是書本而已。就太可惜了。如果從叔本華,意志和表象世界來說明,我們只有去處理自身感知的事物,我們無法證明存在不存在。在我們出生、在我們死後的世界通通都是不存在的。那要怎麼說這魔法的世界不存在呢?可以給孩子一個充滿魔法的世界,就只有書本了。因為想要認識、進入這世界,你必須學習寫字、讀書、還有和同學朋友一同進入這世界的體驗,是獨一無二的。

書本和這個世代

在這個有平板電腦、有手機、電子書的時代,雖然我也覺得這些是很好的存在,但書本,實實在在每一頁可以翻閱的感覺是無法取代的,我希望可以把這個「翻到下一頁」會有更多的驚喜;「我想要順著故事再看下去」的慾望,我想要教給我的孩子。我有希望可以讓他們感受到,因為曾經看過書本寫過、所以想要去冒險、想要去看看書本寫的世界存在嗎?無論是因為現實的困惑而讀書、或是讀書之後而有了冒險的想法。我想這就是河合先生,想要留給小孩的吧。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