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翼棄兵裡的決斷時刻

Posted by [陳璿丞] on Friday, November 6, 2020

TOC

對什麼成癮,你就是什麼樣的人

這部戲讓我很著迷。 著迷的是一個棋士的成長過程,一個人在面對人生的每個節點時的選擇。 我之前聽過一個說法,叫做「決斷」,決斷是,當你決定了之後,人生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像早餐等等要吃什麼不會是決斷,劇中的女主角選了要趁打板擦的時候學西洋棋。 決定要吃鎮定劑,一整晚不睡想棋盤的事情。 或是她後來決定要養母走、決定要去參加西洋棋比賽、決定要去紐約,決定要戒酒等等。

人生的決斷點

這些決定變成改變生命方向的決斷。 一生之中,其實「決斷」不會有太多次,像台語說的「娶某前,生囝後」,就都是很明顯的決斷時間點。

我在診間,看過幾個學員,讓我印象很深刻, 他們都是來診間戒酒的。 原因很多,有些是媽媽陪著來、先生陪著來、太太小孩陪著來。 有時候,在我自己的幻想,我會想要問他們,你想要讓這次門診,像是「選吃早餐一樣」還是像「人生的決斷點」

女主角最後戒酒,其實一點也不戲劇化,只是單純朋友拜訪而已,但卻是她的決斷點。

好看的地方就在於,當人生的決斷點來得時候,不會有澎湃的背景音樂、 不會有人提示你、不會有人告訴你。什麼都沒有,就只是和選吃早餐一樣平凡無奇。

在診間的日子,每個學員來訪,都只是一次很單純的門診。 但我知道,有些人,是他們的決斷點;有些人,可能只是平常的門診。 但是,看到每個因此而改變人生的時候, 那個時刻,其實就是身為醫師的小確幸。

我想,我是對這個時刻的存在,而深深著迷著。 就像女主角,著迷於棋盤的世界。

我們每個人都會對東西著迷、對東西成癮,而對什麼東西著迷和成癮,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

校工薛波的棋子教學

你,或許可以改變一個人。這是我喜歡看這部戲的原因。 只有在前兩集出現的校工,一點也不特別。就是一個喜歡下棋的老人,但他卻成就了一個天才。 他其實什麼也沒有做,他只是教一個人下棋而已。 不是因為他好心。而是因為他好奇、他喜歡下棋;他想要找人下棋。 而他的好奇心,讓一個孩子,看見他的可能。

這也是阿德勒後來晚年常在做的事情,他後來投身教育界。他自己也常說,其實, 每一個人都可能會改變一個人,如果你是老師、校工、社團教練。恭禧你,你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軌跡。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從事這樣的工作。

你的一個舉動,會打開孩子整個世界。 這部戲裡,沒有一個人是要刻意培養女主角成為棋手。 校工只是覺得她特別,介紹到學校下棋而已。

養母的賺錢

養母其實也是,她只是想要人家陪她。她只想要女主角去賺錢, 她不是女主角的親生母親。但她可以陪著女主角去比賽,當她的經紀人,幫她打點生活的周遭。

這部戲,從頭到尾,都沒有人是真心關心女主角的。 但那又如何? 我看到了,每個人的爭扎,養母有她的爭扎,她的琴藝,她的先生看不到、也不想到。 她的感情,在墨西哥被釋放,卻也在那被收回。 她帶著女主角發光,卻發現自己黯淡下來。

我們都需要彼此

這部戲是很美國式的。 很美國的個人主義。 每個角色,都在爭取自己的最大利益。 孤兒院的同伴也想要被領養,最後一集的大和解,也有點:同伴發現,自己身邊沒有伴,要把自己童年的同伴, 當成自己的家人,為自己往後的人生買點保險。

否則人生大浪沖來,沒有人拉著,是會被沖走的。

她拉了女主角一大把,其實也有這樣的個人色彩。

但誰不是呢?自私真的不好嗎?自私也可以幫到人啊。 養母自私、校工自私、同伴自私,但每個自私的背後,都幫了女主角一把。

我們需要彼此,但最需要的是自己。 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從頭到尾,只有極短暫的片段,看到女主角消沉、迷失方向。 只有看到她,一直不斷地、不斷地從著她想要的方向走。 她曾經和巴黎來的模特兒說,她想要那種時尚的生活,可以穿得漂亮、可以有男人圍繞著。 但模特兒卻說,可以啊,你沒有腦就可以了。 雖然是開玩笑的自我解嘲,卻也透露出,大家都只羨慕對方的好。

我們需要彼此的幫助,但我們也是自私的。 能拉你一把的,也就只有你自己而已。

其實,阿德勒最想要說的是……

綠色藥丸是什麼藥?

學名是「chlordiazepoxide」是一種鎮定類的藥物,後來女主角在幫養母買藥的時候, 也發現養母有在使用這個藥物,來讓自己的情緒比較穩定下來。

她一直覺得自己做不到。 明明想要戒,卻戒不掉。 中間片段有好多這樣小小的心裡爭扎。 還有她後來對酒精的爭扎。

最後,她選擇了棋子。 她有一段說,她不知道這樣下棋有什麼意思。她除了下棋,還可以幹麼。 故事完結了,拿了冠軍,但是從頭到尾, 也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

拿了西洋棋冠軍,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 一直喝酒也沒有意義啊。

她從來都是沒有人要的小孩,她的生父不要她,媽媽覺得她是多的; 養母其實是要用她來綁住老公,養父從來沒有和她住在一起過。男人們愛的是她的腦袋, 不是他本人。

其實一切都是孤獨和無意義吧。

意義是什麼?

我想,最後還是有說了出來, 有記者問她,是幾歲學棋的?是誰教她的? 她說是一個叫薛波的校工,他是一個棋藝高手、一個好人。 要記得寫到報導裡喔!這很重要。

我想,這句話,就是她奮鬥的目標吧。 我們就是為了別人而活的,在這個充滿自私的世界裡。 為別人而活,為其他喜歡下棋的人活著。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