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罪人

我們都是罪人-看《地獄公使》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11 月 26 日 by 陳璿丞

地獄公使裡的罪人

 

我一口氣看完了Hellbound地獄公使,我要承認我自己有罪。 其實我們都有罪(原罪論),但我今天不是想要討論神學。 我是想要說說,我的日常生活。 有時候,我的診間,真的很像告解室。

常常會有人問我,「為什麼是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如果說,精神科或是身心科醫師是現代的宗教,也不為過。 以前巫師就是扮演醫師的角色啊…

「是不是我不知足?」 「是不是我不夠勇敢?」 「是不是我太懦弱?」 「我是不是基因不好?」

就像是《地獄公使》裡,被宣告的罪人們。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被宣告,然後社會大眾就一直貼上標籤。 原來,這就是人們面對恐懼的方式。 有多少人可以勇敢的站出來說,這些人沒有罪; 或是敢大聲的說,我一點罪都沒有。 好像排擠這些罪人,自己就沒有罪一樣。

就像這個社會,不喜歡思覺失調症、不喜歡憂鬱症、不喜歡失智症(認知障礙症)。 現在的我可以理解了,因為他們害怕。 人們因為深層的害怕而排擠。 以為排擠了,就不會輪到自己。 最近公視有個紀錄片:《與失智共生》。 失智症的專家得到失智症, 說別人是罪人的、說別人得到憂鬱症是不知足、說別人思覺失調是為了脫罪, 有沒有想過會不會有一天,這些「罪」也有可能會回過頭來找上你?

= 我覺得醫師越來越像是劇中那位閔惠珍律師(金賢珠飾), 我有一次在診間說: 「其實你沒有問題、你沒不一樣」。 我的意思當然不是指不要治療, 而是,因為你是人,和我一樣的一般人, 這就是一般人會生的病、會發生的狀況,沒有不一樣。 劇中有提到,被三個不知道哪裡來的怪物宣告「有罪」,然後在預告的時間就「被消失」, 這件事情就和天災一樣,不是你做錯什麼。

= 科學就是指出那隻黑天鵝,可證偽性。 其實這部地獄公使的最後幾集,在做的事情,就是發現「可證偽性」, 譬如「所有的天鵝都是白的」,我只要找到一個黑的,就可以推翻這件事了。

只要我們常常說、努力說、大聲說。 說久了,我們就會變成對的那一方。 不會放棄,你不是罪人。 若有,我們都有罪。 你沒有生病。 若有,我們都有病。 你就是一般人, 和我們都是一樣的一般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讓你的大腦發揮極致

立刻加入和你一樣充滿好奇心的社群。運用腦科學的方式掌握自己的人生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