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醫師,我很抱歉,我無法讓你回到過去

Posted by [陳璿丞] on Saturday, December 5, 2020

TOC

你不可能回到過去

上次和 雞蛋糕談話 之後,她說的一段話(40分鐘處開始),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她說她仍然還是會想要回到過去健康的自己。 昨天門診的時候,也有好幾個學員,跟我說,他/她也想要回到過去,健康的自己。 問我有沒有辦法。

我沒有辦法,身為醫師,我覺得很抱歉。

我昨天坐車的時候,看到《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炭治郎的廣告。

突然想到,各位其實就是炭治郎啊。

無論是電影和動畫,幾乎每過幾集,就會有炭治郎回憶起開心快樂的一家子, 平凡無奇的生活。沒有成為鬼殺隊、沒有要鍛鍊一擊必殺。 每天有媽媽、兄弟姐妹的生活。

這就是炭治郎的「想要回到過去。」

雞蛋糕說,就是忍不住會去想。就像是炭治郎一樣,會忍不住去想一樣。

但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炭治郎並沒有找盡辦法要讓她的家人復活。 他可以選擇自己也變成鬼、家人也變成鬼,大家都是鬼,無限期的活著。

他接受家人已經死亡、妹妹是鬼,他的日子要往前進,要找到讓妹妹彌豆子復原的方法。 從一開始的想要報復、到後來的想要幫助世人去除鬼怪、 再來可以認知到鬼也是有好有壞的,鬼也是有過去心酸或痛苦的過去。 他可以體會、體諒鬼為什麼會是鬼, 但是,該要去除的,還是要去除;該要鍛練也還是要鍛練。

他沒有回到過去的方法。 但是他有每一分每一秒的現在,和慢慢站起來,重新建立生活; 重新和變成鬼的妹妹相處,讓變成鬼的妹妹,白天的時候清醒變多、 變得不在想要喝人血、甚至可以幫他對抗鬼。

你也是炭治郎

身為醫師,我很抱歉。 我沒有神奇的魔杖可以揮一揮,讓你的病痛變不見。 我很抱歉,我沒有讓你藥到病除的藥方。 我很抱歉,我沒有時光機,可以讓你回到過去。

但是, 我有方法,可以讓你慢慢地接受現在的自己。 我有藥物,可以讓現在受苦的你,好睡一點。 我們可以一起討論未來要怎麼過。 我們可以一起想想,要怎麼和疾病共存。

或許可以痊癒,或許就像炭治郎一樣,要和變成鬼的彌豆子共同生活。 那個美好的家庭,再也回不去了。 但是還有妹妹, 還有這一路上努力和跟你同方向的夥伴們。

增加自己的痛苦耐受

雞蛋糕在談訪說,比較可以接受「小鬱亂入」時的症狀。 聽到這覺得不捨,但也覺得勇敢。 大家還記得前幾集的痛苦萬分的炭治郎嗎? 失去親人的痛楚,看了讓人揪心。 每次想到家人,就是每次傷心難過。 但炭治郎漸漸地,可以控制自己的痛楚。 他不知道怎麼克服、 他不知道怎麼樣叫就不痛。

他可以知道這個痛苦、並且慢慢地承受它。 可以一分鐘就爆哭,慢慢地變成五分鐘、十分鐘 可以一兩天不哭,接著慢慢地越來可以和它相處。

對,耐住痛苦很不舒服, 但是可以讓你面對人生其他的面向。 他可以開始訓練自己、 可以開始想要怎麼治療妹妹。

師父鱗瀧左近次,在體能上訓練炭治郎, 除了要讓他體力變好之外, 也是要讓他增加痛苦的耐受力。 用體力上的痛楚,來取代心理上的痛苦。

如果你沉浸在你的症狀裡, 跑起來吧、動起來吧。

像炭治郎樣, 邊跑邊哭。 累了就睡、累了就吃。 累了就過一天。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