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成功可以靠運氣嗎?只能靠你的刻意練習!

總算是讀完了。四月的時候,在 freakonomics 上有一期How to Become Great at Just About Anything, 講得非常吸引人是介紹一本書叫《Peak: Secret from new science of expert》,作者是 ANDERS ERICSSON,中文取叫做《刻意練習》,拖了很久沒有讀。上周下決心一口氣讀完。覺得收獲非常的多。如果有繁體中文版的話,十分推薦給大家。Freakonomics,還做了第二期,訪問了一萬個小時理論,outliers 的作者 Malcolm Gladwell,也是個很有趣的訪問

以下是我的讀書筆記和想法整理在這裡,這本書的中文書名翻得很有趣,因為整本書,最常提到的兩個字就是 deliberate practice, 刻意練習。Ericsson 認為,通往宇宙真理的唯一道路、通往大師、成為高手的大師,就只有這四個字, 刻意練習

We named this universal approach “deliberate practice.”

從巴黎旅行來看阿德勒與佛洛伊德

流動的饗宴

最近看到一篇有趣的小品論文。是寫阿德勒和佛洛伊德分別在巴黎期間的故事[1]。除了可以看出兩個人的出生背景,還有一般生活小事上的不同。也反著回去推估因做人處事的不同,即使在同一個交錯的時代裡,所呈現出來不同的學說、甚至後來學派的演變也有所不同。這篇文章是由兩個作者所寫。是個有趣的歷史小品文。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讀原文。在此,我就加一點點的想像力,來說說,巴黎對兩人之間有什麼樣的差異? 巴黎,當時的大都會。所有的文人、所有的科技、所有學術的重心的大城市。在兩次歐戰之前的巴黎,是個可以產生新想法、可以和更多人聯結、和更多人一同合作的城市。如果沒有來巴黎,就太可惜了。沒有來巴黎,就意味著,你並不想要征服這個世界。對年輕的佛洛伊德來說,即將要結婚的他,寫信告訴未婚妻在唯美的巴黎旅行著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情。就像一百多年後的我們,巴黎,浪漫之都;是許多人旅行的首選。

佛洛伊德的巴黎

面對腦內的喪禮

Headspace 今天騎車上班的途中,聽了一場很精采的 NPR TED Radio hour,今天聽的主題是Headspace 。我覺吸引人,很專心地聽了一整個小時。裡面有五個整理過的,關於心理健康的議題。如果有興趣,可以一聽。不過今天會拿出來講的,是這個人:Andrew Solomen ,前陣子他的書《背離親緣》 有在台灣上市。不過關於這本書又是另一個故事。今天會提到他是想要說一些事情。關於憂鬱症的故事。Andrew 不僅僅是同性戀,而且還有閱讀障礙、還有之前十多年前得過憂鬱症。我很喜歡他在 ted talk 上說自己病發的故事。你不會覺得他好可憐喔,怎麼這樣。他說這些故事也不是為了要讓你覺得他好可憐,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一個曾經發作過數次,終於開始願意吃藥、開始做好幾次的心理治療。終於走出來的故事。在裡頭,沒有什麼批判醫學、沒有批判自己的故事。在講台上,他講得很平舖直敘,但就是很吸引人。 我找到了電台中提到他早年的書:the noonday demon,早年有中譯本《正午惡魔》,現已絕版。好想讀讀他的文字。他是怎麼透個文字來描寫這個疾病的。 生命中最糟糕的時刻(Worst moment in our life)

如何讓自己成為強運的人?

那天和同事聊天,聊到一些工作和成功的關係。他的大意是這樣,我們很努力沒有錯,與此同時也有很多人也都很努力,那誰會成功呢?只有那前面百分之五的那群人,那群人就是運氣比我們好一點點、再好一點點,累積下來就是前面的人了。這句話,我不知道怎麼反駁,但這個問題也困擾著我很久。恰好最近有一本書。書名就叫做《success and luck》 by Robert H. Frank,好幾個朋友們都在討論這本書,我花了一天的時間把它看完了。 這是個勝者全能的時代

別讓新年計畫害死你

別再訂新年新計畫了 2017 年又要到了耶。生活周遭又開始有許多什麼年曆啊,還有坊間也開始出現各種筆記術,如何做好新年新計畫。還有網路上大家紛紛許願。 好像誰的新年新計畫下的越宏偉高大,來年就會過得越好 ,但實際上是大概都是「頭燒燒,尾冷冷」,大概跨年許一次、除夕在許一次,過元宵節就什麼都忘了。你下定多少次決心要減肥?要戒菸、要讀多少書、要交到男/女朋友、要學一門新的語言、要寫文章。請問,完成了幾項?一年又一年,每一次的沒有完成,你都替自己找藉口,不是工作太忙啊,不然就是這不是我真心想要的、我還有更好的事情要做。 既然是這樣,那幹麼訂新年新計畫?浪費時間、浪費人生。 還不如去廟拜拜許願就好 。 而且每一次的沒有達成,都讓自己心情更加不好、更讓自己沒有信心。那幹麼訂呢?不如就好好過日子,一天過一天,日子也過得相安無事。

集中營的醫師告訴你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集中營裡的精神科醫師 Viktor Frankl 是當時有進入集中營,並且幸運活著回來的精神科醫師。他在進去之前,就開始構思他的 logotherapy ,意義療法。也是後來存在治療的先行者。在入營的第一天,他的手稿當然被沒收,找也找不回來來了。不過他提到他當天就穿上其他「隊友」的衣服,裡頭剛好有一張書頁,可以讓他速記些什麼。 他把整個過程,寫了這一本小小的書,中文譯名是《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在裡面,生存是唯一要考量的事情。而死亡就在他們的前方,甚至,當生死成為了 機率 ,一切都是由其他人決定。除了自己的身軀,其他的外在都要被遺除,沒有任何的可能性。這樣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只有每天的痛苦。戰爭什麼時候結束?有人會來救你嗎?沒有人知道。他把自身的經驗和觀察,覺得在集中營的生活可以分成三個部分。

孩子大鬧,是你的問題還是他的?

身為父母的焦慮

我記得我稍大一點的時候,我父親告訴我,當他開始當父親時,他常常會去請教他同事,可能他同事有小孩已經讀得不錯、也教得不錯,總是用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他一些事情。他也會在報紙上,如果看到不錯的文章,總是會剪下來。那時的我還是不父親,無法理解那種焦慮,甚至當時也不覺得是種焦慮,而只是小故事、父子的對話錄而已。如果我的孩子長大,或許有一天,我會告訴他,當初,我也是很焦慮,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另外一個生命的到來。

先處理好你自己

當小野獸們不到一歲時,他們只的吃喝拉撒睡,基本上你和他們說什麼,他們也聽不太懂。他們也只會哭和傻笑來做為對你的回應。那種無力感和挫折感,還有半夜要起來處理小嬰兒喝奶、陪睡不著的小嬰兒玩耍,想著今晚大概又不用睡了。這些無眠無力的夜裡,哪裡來的時間再考慮小孩啊。自己都筋疲力盡,這些書本、這些聖經教科書、醫師們、育兒專家們,都告訴你,愛是永無止盡,你要加油。但誰來關心你啊?

從電影 inside out 聊聊完整的人生

尋找完整的自己 去年的電影《Iniside out》(譯腦筋急轉彎),裡頭的小女孩,和自己的五個情緒。去年看完這部電影時,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但怎麼樣也無法說清楚自己的意見,於是就先放了下來。最近又有機會重新省視自己。我在這裡,用些阿德勒和完形治療的觀點,來說說這個電影,還有這電影裡頭,可以有什麼帶著走的。 完整?什麼是完整? 我看了一下 ptt 上大多數人看完這部電影的一些想法,絕大部分的人都會寫說:我似乎不再那麼討厭我自己的「憂憂」。無論是誰,無論你有什麼樣子的情緒,那些都是你自己的一個部分。完整的你,就是如何讓自己可以更完整地去包容無論哪一個部分的你。那都是你。阿德勒會說:一個人是不可以分割的;而完形也強調使情緒得已圓滿。都強調 holism (整體論)。 Riley 的 core memory 有聯接到不同的小島,有朋友島、曲棍球島、誠實島、家庭島、搗蛋島。這些島嶼加起來,就是 Riley 的人格。單看任何一個都不是 Riley,而一個完整的 Riley 就是這些完整的島嶼。

從電影腦筋急轉彎聊聊完整的人生

尋找完整的自己

曲棍球


電影《Iniside out》(譯腦筋急轉彎),裡頭的小女孩,和自己的五個情緒。去年看完這部電影時,有一些不一樣的想法,但怎麼樣也無法說清楚自己的意見,於是就先放了下來。最近又有機會重新省視自己。我在這裡,用些阿德勒和完形治療的觀點,來說說這個電影,還有這電影裡頭,可以有什麼帶著走的。

完整?什麼是完整?

我看了一下 ptt 上大多數人看完這部電影的一些想法,絕大部分的人都會寫說:我似乎不再那麼討厭我自己的「憂憂」。無論是誰,無論你有什麼樣子的情緒,那些都是你自己的一個部分。完整的你,就是如何讓自己可以更完整地去包容無論哪一個部分的你。那都是你。阿德勒會說:一個人是不可以分割的;而完形也強調使情緒得已圓滿。都強調 holism (整體論)。

Riley 的 core memory 有聯接到不同的小島,有朋友島、曲棍球島、誠實島、家庭島、搗蛋島。這些島嶼加起來,就是 Riley 的人格。單看任何一個都不是 Riley,而一個完整的 Riley 就是這些完整的島嶼。

自由開放來自於混亂:讀《Messy》

Messy 這本書好像還沒有繁體中文版?不過是《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同一個作者 Tim Harford的新書,Messy。裡頭有一些新的觀點,和我們傳統覺得混亂就是不好,要想一切方式變得整齊。這裡有一些新的觀點。相信很快就會有中文版的。如果有興趣,可以在 tedtalk 上有一小段演說(有中文字幕)。 混亂就是多樣性 There’s a lot of empirical data to show that diverse cities are more productive, diverse boards of directors make better decisions, the most innovative companies are diverse.’ 這裡提了很多大自然的例子和人類的城市以及生活周圍的點點滴滴來告訴你,混亂,其實是不錯的。但很多時候,我覺得混亂 一詞可以改成 多樣性,如果整齊是要求全部一致的話,作者提到,我們要保持的多樣性,才可以創造更多的可能性。 城市之所以是人類重要的演化,是因為城市很亂(很多樣)。 Perhaps it’s as simple as joining a new group, learning a skill or pastime with strangers. Perhaps it’s taking an extended trip to a distant city, somewhere where everyone is a stranger. 城市裡有很多陌生人,但這麼多形形色色的人,提供了很多的學習、很多的服務,都是城市裡才有可能產生的機會。因為混亂、因為很多新的不同可能性,產生更多可能的聯結。我們聯到更多人、學得更多、得到更好的服務。 還有森林,我拿台灣的針葉林來說,都是在日本時代所種的,本來不是這樣的單一物種的森林,而是更多元、更多樣的。裡頭是舉其他國家的單一物種森林,但是好像沒有賺更多,反而因為只要有一種蟲害,就會可以讓整片森林瓦解。 Diverse economies, like diverse German forests, are more resilient. Most of us know that monoculture is a risky idea, and would scoff at the hubris of replacing an entire ecosystem with a single species every society needs its outsiders to bring new attitudes, ideas and perspectives. 無論是社會、城市、森林、國家,應該都要鼓勵多元。譬如移民問題,或許德國在移民問題上,應該要更開放。美國偉大也是因為開放。我們小小的台灣島,也要對周圍國家保持更開放的態度和更開放的政策,才有可能有更多新的可能性。 混亂的大樓 Steve Jobs 在 Pixar的時候蓋了一個大樓,只有一樓有廁所,希望大家可以上廁所的時候,可以多多交流,更有創意。這立意良好,不過似乎成效有限。但是也蓋得美侖美奐啊。有什麼不好嗎? 到底怎麼樣的大樓才會是最好的?請最好的設計師?最舒服的空間,有很多電動玩具、吃不同的零食?或是有什麼秘密嗎? Each had failed to realise that what makes a space comfortable and pleasant – and, to turn to the concerns of modern business, inspiring and productive – is not a sleek shell or a tastefully designed interior. Indeed, it may have very little to do with how a building looks at all. 如果想要讓員工更有創意,或是工作環境更開心,更多的產出值,要怎麼做? The empowered office was a great success – people got 30 per cent more done there than in the lean office and about 15 per cent more than in the enriched office. 不知道 empowered office 要怎麼翻譯才好,不過可以說成是,只要我喜歡,想怎麼改裝都可以 的辦公室。譬如你想要你的桌子都是粉紅色的hello kitty, 或是你想要種樹、養魚。甚至,你想要一整面牆 都打掉 也可以, 有嗎?有這種辦公環境嗎? 有, MIT 有一個已經不存在的大樓,生產許多諾貝爾獎的大樓,building 20 因為是簡單蓋的,裡頭也沒有分學系,有空位就填位置,所以常常你隔壁的教授和你是完全不同系別的。管路外露,想要怎麼改就怎麼改也不用申請了。牆很擋路,放不下裝置,想拆就拆,不用申請。 就是這種自由(混亂)可以有更多的創意。 The best option was to let workers design their own space. (At that point, it made no difference whether the space they created for themselves was sparse or enriched Google wasn’t successful because it built the toy-filled Googleplex. 這句話真是說得太好了。google 會成功,不是因為搬到現在的豪華、有吃有玩的有趣辦公園區。而是因為他們當時在車庫。apple也是在車庫,車庫有什麼好的?我們一般而言,就只想到白手起家、當初從零到一,但為什麼可以在車庫從零到一?因為在車庫這裡環境你,你可以自己hack everything。桌子想要三四張併在一起、想要五個螢幕連線,工程師的自主權很大,可以自己決定很多事情。 是因為自由自主才成功的。 this place should look the way the boss wants it to look. Google’s offices, like Building 20 at MIT, have been managed very differently: it doesn’t matter how this place looks. People flourish when they control their own space. 當人們可以自己控制自己所處的環境時,才可以更加成功。 混亂的戰略 Improvising a single performance is much faster and cheaper than scripting or composing one. ‘to improvise is to lose control’, that wasn’t quite right. We rarely have complete control, just a comforting illusion of control instead. Improvising musicians shut down their inner critics. Improvisers stop filtering their ideas quite so assiduously, and allow the mess of new ideas to flow out. The improvising brain is a little like the tipsy brain, although alcohol is much cruder, making us clumsy as well as disinhibited. 球來就打,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在說。這裡提到了早期 Amazon 的策略,不管做不做得到,準備好了沒有,先做在說了。作者認為,你要準備好,什麼叫準備好?你自以為可以全盤控制,但那只是幻想而已。不可能全盤控制。 為什麼作家、音樂家有時候喝了點小酒,更有創作力?因為自我批判的聲音變小聲了,所以就管他的,先寫下來再說,之後再改。 所以這裡的混亂,反而是,不要太要求整齊、要求做對、因為永遠也不可能做對、永遠沒有準備好。商場或戰場,敵人/競爭者也不會等你準備好才開始。先做再說,一邊做一邊改。 followed a messy road in pursuit of victory. If the opportunity was there, he would seize it and figure out the details later. 如果機會來了,先好好地捉住,再想想後來要怎麼做。 搶先,不要等到準備好。一邊做一邊準備 混亂的書桌 Many of us have yet to make the same realisation, in areas that define much of our daily lives: organising our documents, tasks and time; looking for love; socialising; raising our kids. There is one bit of everyday wisdom in Franklin’s motto: ‘Let all your things have their places …’ 我們在人生、愛情、自己的書桌,都想要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地。但是,前提是: 想要完全控制是不可能的 花很多時間得到的是浪費時間和完全控制的幻想 生命/物品會自己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出路 太過要求會限制了自己的自由度 而失去的自由度,也就失去了新的想法和創意。 不要浪費時間整理 不重要的自己就會淘汰 對於書桌,不用一切都好好分類,把文件堆一疊,不重要的就會壓在下面,過一段時間再去把不重要的/過期的拿去碎紙機就好了。多的時間,要去做重要的事情。整齊,是一種幻覺。 When we overprotect our children, denying them the opportunity to practise their own skills, learn to make wise and foolish choices, to experience pain and loss, and generally make an almighty mess, we believe we’re treating them with love – but we may also be limiting their scope to become fully human. 這一段講養小孩的,也可以給父母們做參考,如果可以,有機會的話,也想寫寫關於阿德勒如何看小孩這一個部分的觀點也是如此,不要想要成為全控。因為你做不到,我們尊重孩子自己的選擇,要讓他們知道要為這個選擇負責。才會是一個完人(individual) 結語 A good job, a good building, even a good relationship, has openness and adaptability. But many jobs, buildings and relationships do not: they are monotonous and controlling. Openness and adaptability are inherently messy. 這本書看起來是說 混亂。但更多的是說自主、自由是因為放棄想要全盤控制。想要好的人生、好的工作、好的關係,就要更有包容心、包容不同的東西、想法;這些看似混亂,但是因為你選擇開放、更好的隨遇而安。期待有中文版,可以讓更多人看到這本書。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