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不過是人生一瞬

大學不過是人生的一瞬: 台大醫科重考的故事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9 月 27 日 by 陳璿丞

大學不過是人生的一瞬

我是重考生。當我耗盡氣力,拚死拚活才考進去時,
我發現,好多同學已經優雅地在跑道的終點,吃著火鍋唱著歌等我。
身為台灣的學生/考生,跑不贏別人是種很痛苦的事情。
所以,我跟大家一樣,跑不贏就不跑了。

我就用走的。大家都知道醫學院有共筆的制度,而且醫學生做得最勤,這也不是什麼秘密。
我過往累積的考試能力,到了台大醫科這關,就像是《鬼滅之刃》裡的下弦的鬼,已經有夠強了,
當你費了全力,後面居然還有十幾位比這些都還要強的對手。

我從大一的時候就放棄了。所以我大一就去參加登山社、辦校內的電影節、參加各式各樣校內的活動。
我記得我大學成績排行不曾有過前三分之二,但是,我每一個都順利過關了。

我知道學校的教授和老師有用各式各種的方式:作業、小考、報告等等方式,來拉高平均,至少,你付出苦力,還是會刀下留人。
我記得大三下學期,我哭著跟我爸媽說,我讀不下去了,我可以轉系嗎?我可以休息嗎?

我爸媽說,若是你讀不下去,就像休息吧。

說也奇怪,當他們告訴我,那就休息吧。
我心頭變得很輕鬆,
覺得好像晚一點也沒有關係。
在我後來的人生裡,常常發生這種,好像晚一點也沒有關係。
我的生涯比我同儕都晚了很多年,
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摸索著,
雖然晚一點,我還是會心急,但是,我都跟自己說,晚一點,沒有關係。

年輕的我,記得,慢一點,真的,沒有關係

我當初覺得是很無趣覺得很難、讀不下。覺得自己蠢死了。
但那些當初覺得很難的科目,現在再回頭看,
都覺得「奇怪,沒有那麼難啊,而且很有趣,當初怎麼會讀不下」。

我那個時候很羨慕英文很流暢的同學,
我覺得從鄉下來,英文是國中才開始學,自己土法煉鋼,是要怎麼讀完原文書。
我後來也放棄了,直接讀共筆。
但我還是很想要可以很流暢地讀原文書的感覺。
這個小小的夢想,我還是很努力地學習著。直到現在,
我可以看任何我想看的原文書,去學習任何我想學的東西。

我想跟那時候的自己說,嘿,不錯喔,你有做到喔。

躲到文學和電影裡

對我最好的兩位教授,一個是教國文的曹淑娟教授。那時候的台大,國文是必修,我選了教詩詞的課。
我知道我可以躲到詩詞裡;我也常常下課和老師聊詩詞、聊人生。

另外一位是當時開通識「中英詩賞析」的江文瑜教授。
我記得上課就是談詩、談人生;下課也是談人生、談詩。

我記不得醫學系上課的內容。但十幾年後的現在,我還是記得課堂上、課後的討論。
說不定是詩詞拉了我一把。

剩下的時間,我都都在圖書館裡。

第七封印

我最喜歡台大總圖,因為很大,我會隨便逛,拿了書就在某個角落坐了下來。有時會坐上一整天,
不然就是去多媒體中心看一些經典的老片,我那時看很多「伯格曼」(Ingmar Bergman)第七封印、野草莓等等。
還有很多藝術的老片,越是討論這種存在本質、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就越想要看。
還有安哲羅普洛斯,那種很慢很慢,都是風景的片,霧中風景、永遠的一天。

永遠的一天

我記得我的大學,就在讀小說、看電影、寫小說中渡過。
如果把小說、電影從大學中抽掉,我還真不知剩下什麼。

愛情、友情、親情

那時候在學校,很多現在回想,已經小到不行的事情,當時看都覺得很大很大。
現在網路上討論的事情、社團之間的磨擦、愛情之間的我愛你、你愛他、他愛我等等。
也或許是在探索自己的職業方向、探索自己的感情、探索自己的友情,又第一次離家好遠好遠。
所有的情緒都被放得很大,所以現在回想,覺得實在是很可愛的事情,當下的情緒波動都好大好大。

那時候也想要假裝自己是個大人處理事情,想要假裝自己是在社會打滾許久的成年人。
但其實,我們只是情緒漲高的年輕小子而已。

我想跟自己說,
這時候你覺得很大條要完蛋的事情,
其實回頭看,都是人生的小劇場。

你會覺得很有趣、年輕時候的自己,當下怎麼會如此覺得負荷過重、壓力過大。

或許,是因為時間的治療;離自己很遠了;或許是真的長大了。
那些你曾經發生的事、那些讓你在醉月湖畔哭泣、在小福前、在活大前痛哭失聲的事情,
你現在也說不上來,奇怪,當下怎麼會哭成這個樣子……

爬山

我很感謝登山社。
那時多愁善感的自己,覺得自己無法面對現實生活時,都是躲到山裡去。
山中無歲月,大自然很完整地包容了在大都市遍體鱗傷的自己。
我很喜歡在山上野營的日子,
營火、美酒、星光。
我覺得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療癒的了。

大學過完, 人生也過完了??

是台灣媒體還有老師太強調大學的重要了嗎?
我們都被恐嚇成,大學是你找尋人生另一半、找尋人生方向、職涯最重要的時候。
我個人覺得,因為大學有資源;你又是學生、又是成年人,社會對你的包容相對地大,又有很多資源可以使用。
但不表示,過了大學的人生是無趣的。

我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有趣的人生體驗,都是出來上班之後才有的。
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也是畢業之後才發生的。
大學四年,就算在加上研究所2-4年的期間,也不過是4~8年內。
這不會是你人生的全部,只是你的1/10或1/20之一而已。

沒有那麼重要。

活著去體驗,才是完整的人生。

你終究會成為你想成為的人,
你終究會走出一條,這條路,沒有任何競爭者,只有你奔馳在上面。
因為你開始踩,才走出來的一條路。

當你擺脫世俗要求你去競爭的道路,你就可以開始做你自己。
即使,你現在有很多外在的要求、外在的限制,讓你要在框架下做事情。
雖然很心靈雞湯,但我從孩提時代,就常常跟自己說:「當你真心渴望一件事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我年輕時,很喜歡聽一首芭樂歌,叫「life is a rollercoaster」

We found love, oh
So don’t fight it
Life is a Rollercoaster
Just gotta ride it

和大家分享:

最後,我們都會找到愛
不要和生命對抗
人生起起伏伏就像是雲霄飛車
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坐上它

你不知道,現在最低潮、最難過、最無趣的階段,其實,
是要準備往上爬,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

有困難,我們都在這。

我的求學生活

*目前podcast因聯合報要求,下架中,若有重製再重新放上來

這是聯合報記者游昊耘去年12月份訪問我的錄音。
當時也沒有特別想,用手機簡單的錄音而已。
覺得記者很會問,問到很多我覺得很深入的內容,
是我自己一個人錄音時,很難說出來的。
錄音的內容有點長,但我剪成了1.5小時左右。

希望大家會喜歡。

  • 是你想要的,還是你要回應父母的期待
  • 考不好沒關係,只要你願意去探索世界
  • 你有沒有想做的事情? 吃美食也好,看劇也好,一點點的小事
  • 學著不順從、學著不乖
  • 格格不入的台大求學經驗
  • 你敢說不嗎?

時間軸

(00:00:12) 現在青少年憂鬱上升?我的觀點
(00:01:22) 日劇三年A班的霸凌
(00:03:10) 社工的困境
(00:06:00) 看診人多了,是污名化的減少?
(00:09:30) 我的家人不會要求我的學業
(00:11:00) 高中的自我探索
(00:12:15) 《陽光普照》裡的重考班
(00:13:30) 我在重考班的日子
(00:16:00) 滿足不了家長期待的孩子
(00:18:00) 教改最難改的是社會氣氛
(00:20:00) 台大學生家長的社經地位
(00:23:00) 我做我做得到的
(00:26:00) 探索天賦不是「大人」才開始
(00:31:00) 非台大不可?
(00:32:30) 早點失敗
(00:34:00) 考上台大是種光環、是種詛咒
(00:37:00)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00:39:00) 你有沒有想做的事情
(00:40:00) 《呼吸》:回到過去的機器
(00:42:00) 學著不順從、學著不乖
(00:44:00) 格格不入感
(00:47:00) 承認自己不知道
(00:48:00) 我的邊緣人大學生
(00:49:00) 華麗的大學生涯,真的華麗嗎?
(00:53:50) 我們是群居的動物
(00:56:07) 保護孩子的穩私
(01:00:00) 台大電影節
(01:03:00) 你是為了光環還是為了自己想做的?
(01:05:00) 跟自己獨處才是最恐怖的
(01:10:00) 和家人朋友一起才是最開心的
(01:13:00) 派對結束、熄燈之後
(01:15:00) 電玩《還願》裡的劇作家
(01:20:00) 你願意跟著我走出去嗎?
(01:23:00) 正午惡魔

提到的東西

延伸參考資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