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心事務所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11 月 1 日 by 陳璿丞

陳璿丞醫師

關於我

問題是無法避免的,但我相信所有的問題和挑戰都會有解答。

陳璿丞醫師

身心科專科醫師、作家、Podcaster。
運用思維力、相信「改變想法,就可以改變心情」。
問題無法避免,但所有問題都會有解答。
希望可以幫助每個帶有問題的人,找到人生的解答。

訂閱我的電子報

我的影片

https://youtube.com/playlist?list=PLrEBgRfIB7FM3dZUYNLfQGlvSZg4ND_SE
https://youtube.com/playlist?list=PLrEBgRfIB7FOkyW9z6UOwPKMrlQWdLrUH

收聽podcast

最近的文章

我們都是罪人

我們都是罪人-看《地獄公使》

地獄公使裡的罪人   我一口氣看完了Hellbound地獄公使,我要承認我自己有罪。 其實我們都有罪(原罪論),但我今天不是想要討論神學。 我是想要說說,我的日常生活。 有時候,我的診間,真的很像告解室。 常常會有人問我,「為什麼是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如果說,精神科或是身心科醫師是現代的宗教,也不為過。 以前巫師就是扮演醫師的角色啊… 「是不是我不知足?」 「是不是我不夠勇敢?」 「是不是我太懦弱?」 「我是不是基因不好?」 就像是《地獄公使》裡,被宣告的罪人們。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被宣告,然後社會大眾就一直貼上標籤。 原來,這就是人們面對恐懼的方式。 有多少人可以勇敢的站出來說,這些人沒有罪; 或是敢大聲的說,我一點罪都沒有。 好像排擠這些罪人,自己就沒有罪一樣。 就像這個社會,不喜歡思覺失調症、不喜歡憂鬱症、不喜歡失智症(認知障礙症)。 現在的我可以理解了,因為他們害怕。 人們因為深層的害怕而排擠。 以為排擠了,就不會輪到自己。 最近公視有個紀錄片:《與失智共生》。 失智症的專家得到失智症, 說別人是罪人的、說別人得到憂鬱症是不知足、說別人思覺失調是為了脫罪, 有沒有想過會不會有一天,這些「罪」也有可能會回過頭來找上你? = 我覺得醫師越來越像是劇中那位閔惠珍律師(金賢珠飾), 我有一次在診間說: 「其實你沒有問題、你沒不一樣」。 我的意思當然不是指不要治療, …
Read More
斯多噶的考驗

斯多噶哲學的試驗:如何面對日常的鳥事?

斯多噶哲學的試驗 我學生時代,第一次自己出國就是去印度自助旅行。這次飛機,我搭了快要24小時,算是很超值的體驗。起飛沒有多久之後,飛機就故障了,機長說我們要先在曼谷降落。降落之前,飛機上的大家氣氛都有點緊張。更別說是我,我是第一次出國…。飛機安全降落時,大家都拍手叫好。我也很慶幸,至少,還活著。但這只是另外一種考驗的開始。 我們先下飛機後約一小時,機組人員就廣播說,可以上飛機嘍…。我們回到飛機上,又廣播說,不好意思啦,還是不能飛,要下飛機…… 下飛機時,機組人員給大家餐卷,說可以去吃晚餐。吃完回來就可以了。 我就愉快地在曼谷機場的免稅區,逛逛吃吃飯。第一次自己出國,本來打算去印度的,現在還可以多了曼谷,也是不錯的體驗啦,我心想。在那個智慧型手機的年代之前,我在曼谷機場先寫信給我第一天訂的飯店,請他們仍然幫我保留,我會晚點到。那時印度的信用卡不盛行,也還沒有有Airbnb,不需要先付款的。 我吃完飯回去後,就開始我漫長地等待。飛機一直延後,一次1-2小時,機組人員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了。午夜時,機組人員讓我們嘗試登機。我覺得不試還好,試了又不能飛,大家的情緒就爆炸了,各國的聲音此起彼落,聲量越來越大。大家似乎都忘了,飛機平安降落時的歡呼聲。 我們又在機場等到了凌晨,這時才安排我們去飯店過夜。在飯店,大家為了誰要先進去check in,又是一陣爭執。櫃檯人員凌晨時段才1-2個人,要應付龐大的人員需求。等到真的安頓下來,已經剩了4小時可以睡,就又要早起去機場了。 是運氣好還是衰事? 其實我一整個行程下來,心情都還算平靜。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個人搭飛機,我心中的害怕和恐懼遠遠壓過我的不開心。我都覺得,可以平安就好。現在人不是平平安安地在曼谷機場有吃有睡?雖然有點累、有點煩、有點辛苦,但是我現在不也是活得好好的?飛機一定是有什麼狀況,急著上飛機,可能是上了會飛的棺材而已。我寧可隔天再搭航空公司調來的安全飛機。但是,對其他人來說,他們可能已經飛了很多次了、他們可能後續的行程都受到影響。而我是完全沒有安排行程,我也不知道下一站要去哪裡,我只買了來回的機票,剩下的行程都沒有安排…… 你的歲月安好,是別人辛苦建立的 「反脆弱」性。其實我們都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脆弱,日常生活中的便利性,譬如準時的公車、順暢的高速公路、不會誤點的飛機,都是許多人建立好的。「準時」、「方便」不是應該的,而是有人努力去維持著。如果因為誤點,就生氣,而生氣只會讓事情往更糟的地方發展,要不你罵出來,要不你忍著。不是有衝突、就是會內傷。 等候區的你,可以怎麼做? 想想有一個虛擬的神(或是你信仰宗教的神),這些衰事,都是這位神明要給你的試驗,要試驗你的應變能力、要測試你的恆毅力、要看看你的靭性夠不夠,要考驗你會不會使用資源和創造力。 下次遇上鳥事,跟著我一起唸;「“感謝老天爺,又給了我一次成長和學習的機會”」 你可以聽聽podcast、你可以讀讀身邊的書、你可以寫篇文章、你可以在機場和其他人聊聊天(相信我,大家都很無聊,一起聊聊天的機會大增。) 因為這次事件,我認識一位台灣的大哥和巴西來的兩位兄弟也一起旅行了5天。 下次,或許,鳥事是開啟另一門的機會。感謝你的神,又給了你一次成長和學習的機會。
Read More
negative-visualization

斯多噶主義教我的:閉上眼睛,煩惱全不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Lt40KsAB4 閉上眼睛,煩惱全不見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 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很煩。 他/她可能是你的先生、你的太太、你的家人。 或是你覺得工作好煩、老闆好嘍嗦。 只要你閉上眼,兩分鐘的時間,煩惱全不見。 這是教斯多噶主義的哲學教授William Irvine,在一段訪談影片提到的negative visualization 第1步 想想你生命中所依賴的事物/人/你的健康…。 第2步 那些你覺得習以為常、應該的人事物,如果你不再擁有… 譬如你的健康、你的婚姻…、你的工作 閉上眼睛,你好好地想想,把這些細節都填上去 第3步 在你打開眼睛之前,你再想像一下,有個膠水,把你的眼睛黏住了,你再也看不到現實眼前的美好事物… 你就要停留在這個沒有這個人的世界裡 第4步 緩緩的打開眼睛,看看你生活的周遭 愛唸你的老婆、你覺得很煩的工作…… 斯多噶主義的現代版 你有沒有覺得「謝謝他們的存在?」每當你覺得煩時,你可以做這樣的練習。 認知行為治療,就是透過類似這樣的方法,讓我們重新建立我們的感知。 歡迎訂閱免費的6周課程電子報
Read More
自律神經和呼吸

自律神經失調?學會用鼻子

https://youtu.be/hoYnV-OWW_M 控制好你的鼻子,就可以改善你的自律神經失調 有看到這張圖嗎?!1 呼吸其實比你想像中的還要來得複雜。它不是只有單純吸氣、吐氣而已。我們之前也提過好多次了。呼吸其實和心律是有關係的,呼吸也和我們的精神狀況有關係。 想像一下遠古時代的原始人,在野外常常要遇到毒蛇猛獸,常常需要調動身體的部位,要不戰鬥、要不快點逃跑。當我們要「戰或逃」時,都需要大量的氧氣、還有大量的血液灌流到我們的腦部和四肢的肌肉。我們身體的原廠設定,就是可以透過呼吸的調整,讓我們快速進入戰備狀態。 雖然現代社會不用常常戰或逃了,但是工作上的壓力或是手機的通知、Line的通知、常常會引發我們的反應。有時太過頻繁,甚至一整天都在戰備狀況,會讓我們覺得氣力衰竭。所謂的自律神經失調,你可以想像成是我們「忘了」怎麼呼吸了。 常常在許多正念或是冥想裡,提到的心寧平靜,其實也就是慢慢的呼吸。當你很慢很放鬆的時候,你的呼吸也是很慢很慢。(歡迎加入我的冥想7天免費電子報) 許多的研究也證實,改變呼吸就可以改變情緒。 自律神經沒有力,不如多吸幾口氣   當你吸氣時,橫隔膜會下降,心臟的空間會變大,會傳送的訊息給大腦說,麻煩下個指令,要跳快一點。所以早上起來,覺得沒有精神時,深深地吸一大口氣,而且比吐氣來得長。 自律神經太焦慮?慢慢吐氣 吐氣時,橫隔膜會上升,心臟的空間會變小,會傳訊息給大腦說,麻煩下個指令,要跳慢一點。若你緊張時,你可以再慢一點吐氣,吐長一點點,可以讓心跳緩下來,你的大腦也會安靜下來。你不用大老遠跑到山上或是去靈修中心,你可以立刻、透過呼吸來改變你的自律神經。 吸1口、吐2口、用鼻子,改變你的自律神經 Physiological Sigh這個方法其實是自然的現象,譬如當我們在睡覺時,當二氧化碳的濃度過高,我們身體的自然反應。方法就是吸兩口氣,吐一口長長的氣。無論大人或是小孩,當你哭完的時候,其實你也會有這樣「吸兩口,吐一口,用鼻子」的現象。這會幫助我們放鬆。最主要的原因是可以排出許多的二氧化碳。 只要重複做個幾次,就可以讓你當下壓力的狀況掉得非常低。 呼吸是可以改變HRV(心率變異性)的,也是坊間測試「自律神經」的方法。只要你學會呼吸,你就可以調整你的自律神經。 https://youtu.be/kSZKIupBUuc 延伸閱讀 1   Del Negro, C. A., Funk, G. D., & Feldman, J. L. (2018). Breathing matters.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19(6), 351-367.
Read More
憤怒管理

憤怒無法避免但憤怒管理做得到

憤怒是種廉價的快樂 憤怒 = 違背你的核心信念 * 負面的狀態。 可以用認知行為治療的方式,來去解釋和處理,萬一有了情緒,我們要怎麼辦。 別人做了你覺得不能做的事情,再加上你可能當時有低落、難過、不安、或是睡不好、吃不暖, 你就爆炸了。 與其提升幸福,不如減少不幸 雖然看起來有點悲觀,但也挺正向的🤔 只要悲觀減少,我們有更多的機率可以得到幸福。 而減少憤怒,就可以讓我們減少失控、減少和人有衝突,或是因為一時暴走造成的損失。 生活場景: 公開場合: 我們常常看到新聞報導說,某某某人又違反自主居家隔離,有人還會去肉搜,或是覺得憤怒。 我們可以想想正義是會改變的,讓執法單位來做事就好,不需要我們來生氣,與其生氣,不如來感謝辛苦的防疫人員吧! 日常生活: 常常在論壇上看到有人大罵政府、或是政論節目又說誰誰爛。一起看還一起跟著生氣。電視裡的名嘴就是用你的憤怒來賺錢的啊。 我們可以想想,日常生活中,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譬如參加志工、發起連署,用行動來取代憤怒,不要覺得是小事,而不願行動。 網路世界: 「店家真爛!」給1星評論。雖然對方服務不佳,或是店員搞錯,但憑良心講,真的有低到只能給一顆星嗎? (請給小弟5⭐評價,謝謝) 我們可以想想自己,如果我們自己被評價低時,心情會如何? 人際關係: 為什麼你要騙我說你沒空?你有空打電動,卻沒空陪我?! 有時候,我們會說一些善意的謊言,不想去,但又不想傷害對方。 這時候,要知道別人是怕傷了我們的心或是仍然在乎之間的感情。 想想,你是不是也偶爾會說說善意的謊言呢? …
Read More
什麼是愛?

在這寂寞的季節,什麼是愛?

什麼「不是」愛?   什麼是愛這題很難回答。 很多大師、諮商師,滿口說愛的心靈導師, 也常常離婚外遇,感情世界多彩多姿。 我很難正面回答什麼是愛。 那這樣好了,我們來談談什麼不是愛? 我在診間常常聽到人們這樣說: 「我不愛我先生了」 「我先生不愛我了」 「我愛上別人了。」 「我外遇了」 先不論道德上是否正確。 有些對話是這樣的: 「是我決定要分手」 「如果有時光機,讓你回到過去,你還是決定分手嗎?」 「……」 「但分手你難過,不分手你無法忍住,好像沒路走了?」 「對。」 「所以平行時空有個不分手的你,你覺得她會快樂嗎?」 「不會。」 不愛有很大一部分是「不需要」 人們常常會把「需要」和「愛」搞混了。 我因為寂寞,所以我需要他/她的陪伴,即使他/她不怎麼好、對我不專一、不符合我,沒有情感上的交流,但我「需要」他。 當你下次說,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把這個詞「愛」換成是「需要」,你是需要呢?還是愛? 不是他的離開,而你變得寂寞。而是你心中本來就一直有個洞,只是他剛好經過,被你拿來填充心中的洞。你「需要」這個石頭。 當你生活不平穩時,你就像是水蛭一樣。遇上一個動物,吸到他沒有血、吸到你吃飽為主。別人永遠不是你的解答、愛不是你的解答。 當你幻想有個白馬王子或是白雪公主出來拯救你,他/她可以「complete」完整你心中的殘缺時,要特別小心。有看過Netflix上的安眠書店嗎?每一個女主角,都是浪漫愛情故事的開始,但最後卻都是極度殘忍的結束。 沒有人可以拯救你。只有你自己可以把心中的洞填起來。否則,「需要」和「愛」,你自己都搞不清楚。 愛你的伴侶,而不是需要他。 你們是選擇在一起,而不是互相索取而在一起。 需要會破壞你們之間的愛 說半天,都你在說,那什麼是愛? 愛是一種連結。(廢話) 就是,我跟你、我跟其他人,我們想辦法有個什麼連結。 有共同的目標、有共同的興趣、有想要分享給對方的東西、有想要持續創造新的連結。 有人說,結婚一定要有小孩。這種說法就是「小孩是一種連結物」 但小孩也有可以是破壞連結。 愛不是要去滿足你心中的破洞,而是要和這些人去創造連結。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