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故事改造你的大腦,還有你小孩的

Posted by [陳璿丞] on Friday, June 12, 2020

TOC

故事的力量

我來說個故事

我之前在故事的不可思議一文提到:

陪著小孩讀書、講故事書、看繪本,也常常會有:「哇,這個神奇的世界」。或是只有小孩子才有的magical thinking。在這個現代世界,長大之後,因為什麼都有科學的解釋,一切事物都被除魅化,我們不再相信有聖誕老公公,或是好鼻師、虎姑婆等等。無論是本土的鬼怪傳奇或是因為全球化之後而流通的童話故事,在榮格學派來說,都是我們精神的原鄉

如果覺得本文太長的話(TL;DR),這邊重點整理:

  • 我們的腦是敘事腦,講故事可以讓你賣更多、學更好
  • 用故事餵小朋友
  • 聽故事交朋友、增加同理心、幸福感
  • 故事可以用來治療

故事改變你的腦

故事讓我們記得,也讓我們關心1 by @JoeLazauskas .

神經科學家Joe Lazauskas做了很多關於oxytocin的研究,我們之前的文章,所有人際關係的問題,都是你的大腦造成的 , 也有提到oxytocin對我們的影響,讀故事,會啟動我們的鏡像神經元,會讓我們去模仿,去透過故事感受他人的苦痛。讀故事有點像是人生的模擬飛行器一樣,比較安全,可以推測故事主人翁做了什麼選擇,會有什麼不一樣的後果,我們的人生也可以去學習。我們有著「推測他人意向」的大腦,故事裡的主角,我們也會去推測他的意向。對於他的難過、快樂。我們也會有同情。大腦在接受到故事後,就會分泌催產素(oxytocin),它讓我們去愛別人,並感到幸福。

我們的大腦是社會性大腦之外,它還喜歡聽故事2, 腦科學家們在很多領域都運用上大腦愛聽故事的特性,來改變很多事情(譬如教育、行銷、心理治療),我們的大腦在休息狀態時, 進入一種叫預設模式網路(default mode network)(有點像是待機模式),譬如你每天上班騎車/開車的路線,你可以一邊想著其他的事,一邊開車,都是它在工作著。但是故事可以喚醒你,讓你的腦真正的開始工作。同樣的還發現在後扣帶皮質(posterior cingulate cortex)和內側的前額皮質(mPFC)都有活化。除此之外,在本來的顳葉語言區,也會因為故事而活化 故事可以讓大腦突破default mode network, 讓漫無目的休息的大腦開始工作。故事也有刺激心靈(mental simulation)的功能,在fMRI下的大腦,聽到故事之後,都活化起來了。你還記不記得,你上一個聽到的好故事或是看到的好電影?從電影院出來之後,那種好像活過另外一種人生?

和你的小孩說故事

你如果是家長的話,一定會發現,男孩喜歡的故事或是角色扮演都是有個壞人、而男孩要去拯救世界。而女孩的故事,都會有豐富的情節,有公主、有國王、有皇后;或是扮演著照顧者的角色。除此之外,給女孩的卡通和給男孩的卡通也不同;或許是社會文化使然?亦或者是天生的?所謂集體的潛意識、人類的原型。榮格的原型裡(英雄、搗蛋鬼、導師、大母神等),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原型,我們看故事的時候,也會自己帶入自己喜歡的角色。

也有不少研究指出3,小孩的腦部發育和聽到的字有關係。也就是說,和他說很多話,問他在學校學到什麼?去動物園跟他解釋、去博物館說明恐龍為什麼會消失、講繪本的故事。這些都會讓小孩的腦部得到發育。有劇情的描述,會比單純的事實陳述來得更好。有音調的語句和豐富的表情,都可以讓孩子更好。

故事的治癒力

在facebook的社團裡面,有人提到,寫日記或是寫東西,有療癒的效果嗎?

美國的社會心理學家發現人們說自己的悲慘故事有三種悲慘敘述模式4

  1. 英雄模式(john wayne): 所有的苦難都是讓我更強大,把苦痛講得雲淡風輕
  2. 南丁格爾模式(nightingale): 我們受苦很辛苦,但熬過了,我們想要把經驗傳承,再去幫助別人
  3. 脆弱模式: 我就是衰啊、倒了八輩子的楣,我好可憐

這三種敘述模式,你覺得哪一種人們最不想聽? 沒錯,就是第三種。沒有人喜歡自怨自艾的故事。也沒有電影或是小說這樣寫。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英雄旅程。

美國心理學家James W. Pennebaker早在1980年代,就發現,如果讓人連續四天,每天寫個15分鐘的悲慘故事,也可以療癒內心的傷痛。5 單純的書寫和單純的故事,就可以對一個人有幫助。為什麼?一直到最近的幾年,我們從功能性的腦部顯影發現,我們對於故事的反應,和故事對我們造成的影響,我們的大腦,天生就喜歡故事,我們用故事傳承、我們用故事交朋友、我們用故事學東西。還有,我們用故事治療自己的內心世界。

2000年左右流行的敘事治療也是,敘事治療裡的暴露治療(NET)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療效6,也有得到證實。 在美國心理協會中,對PSTD的治療,除了認知行為治療(CBT)和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治療(EMDR)外,NET也是被推薦的。或許,你不知道這些書寫治療、敘事治療怎麼進行,但你可以簡單地買個筆記本,每天,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對你來說,就是可以改變自己的未來故事。 有一本書:拿起筆開始寫,你的人生就會改變,就是在描述這樣的寫作力量。

延伸閱讀


  1. Zak P. J. (2015). Why inspiring stories make us react: the neuroscience of narrative. Cerebrum : the Dana forum on brain science, 2015, 2. [return]
  2. Martinez-Conde, S., Alexander, R. G., Blum, D., Britton, N., Lipska, B. K., Quirk, G. J., Swiss, J. I., Willems, R. M., & Macknik, S. L. (2019). The Storytelling Brain: How Neuroscience Stories Help Bridge the Gap between Research and Society.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 the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Society for Neuroscience, 39(42), 8285–8290. https://doi.org/10.1523/JNEUROSCI.1180-19.2019 [return]
  3. Thirty Million Words: Building a Child’s Brain [return]
  4. Thorne, A., & McLean, K. C. (2003). Telling traumatic events in adolescence: A study of master narrative positioning. Connecting culture and memory: The development of an autobiographical self, 169-185. [return]
  5. Pennebaker, J.W. (1997). Writing about emotional experiences as a therapeutic process. Psychological Science, 8(3) 162- 166 [return]
  6. Lely, J., Smid, G. E., Jongedijk, R. A., W Knipscheer, J., & Kleber, R. J. (2019). The effectiveness of narrative exposure therapy: a review, meta-analysis and meta-regression analysis. European journal of psychotraumatology, 10(1), 1550344. https://doi.org/10.1080/20008198.2018.1550344 [return]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