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鬼媽媽裡的精神科醫師

Posted by [陳璿丞] on Wednesday, April 15, 2020

TOC

精神科醫師都在幹麼

「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就快要完結了,對我來說是個很感人的影劇,除了車瑜理的愛情 和親情的爭扎,其中對我來說也很有趣的角色就是那個喜歡拍服裝穿搭上傳到社群網站、怕 老婆而且又疼老婆,也是曹鋼和的好朋友,桂勤相。這個精神科醫師雖然是很討喜的角色, 不過在專業上,可是一點也不馬虎。

以下介紹都有稍微說到一些些劇情,如果覺得會影響觀賞者,請考慮是否往下閱讀…

自殺評估

在第10集時,棒球選手姜斌,生前因為疑似憂鬱症有來找過桂醫師做評估;之後桂醫師在媒 體上訪問時提到說姜選手沒有症狀;但是沒有多久姜選手就疑似自殺。就被大批的女粉絲丟 雞蛋。究竟精神科醫師是怎麼評估個案有沒有自殺的狀況?

診斷性會談

劇裡面演的就是桂醫師拿一個表格和姜斌會談,這其實是醫師正在做診斷性的會談,會談不 是聊天喔;是有目的去蒐集來診患者的資料,再去判斷患者當下的精神狀況。所以你從進門 的那一瞬間,精神科醫師就在觀察你了!你的一舉一動,對醫師來說都是有意義的。情緒的 高低、還有說話的快慢、對醫師的態度、語調的高低、最近想的事情;對醫師來說都是蛛絲 馬跡。

自傷的評估

教科書上的經典就是一個叫「SAD PERSON」的量表,但是這些都是一些靜態的人口學資料, 譬如性別、年齡、婚姻狀況、是否使用酒精等等,來篩檢出高風險的個案,對於此時此刻是 否有自殺想法的個案,譬如像姜斌,此種量表評估起來一定是低風險?

那醫師都怎麼問?

也沒有別招,直接問:「過去一個月,您覺得值不值得活下來?」、「會不會想死、想到傷 害自己?做過傷害自己的事?」、「過去曾經有傷害自己過嗎?」、「什麼方式?最嚴重? 最近一次?」。這些會給醫師此時此刻有沒有計畫、評估個案的衝動性、個案的保護日子、 目前的精神狀況等等。

通常自殺前,都會有些警訊,譬如覺得自己無望、無價值;會有些行動,譬如使用酒精麻醉 自己、討論死亡的事情,個案有改變、變得消沉獨處、沒有胃口,會開始做準備、譬如送走 喜歡的東西、小狗,口語討論要怎麼死、口出威脅等等。這些都要提高警覺心。

評估低風險就沒事了?

雖然目前劇情裡的姜斌似乎是別的原因而去世的;但是這個評估的方式僅僅是評估而已,無 法做到百分之百,即使說低風險;但因為生活是動態的,有時情緒一來,怕個案會想不開, 身邊臨時又沒有醫療的介入怎麼辦?台灣有24小時的自殺防治專線,隨時都有人可以接聽, 指引你到最近的醫療院所就診:「1925」專線。如果你想要關心周圍的人,也可以記得「一 問二應三轉介」:主動尋問、適當回應、資源轉介。

曹鋼和的恐慌症

第14集的曹鋼和開始進入手術室了。雖然待不到10分鐘就跑出去了。這個其實是很典型的治 療,如之前幾集都有演出個案恐慌發作會有喘不過氣、心跳很快、冒汗、發抖,覺得自己快 要死了,覺得自己要脫離這個世界;害怕下一次發作或適應不良。曹鋼和自從妻子去世之後 就不再進入手術室,一進去就會有恐慌的發作。他都自己躲在自己的樓梯間裡,自己調整呼 吸。而桂勤相醫師始終陪著他,勸他要治療,但曹鋼和總是玩笑話帶過。直到這一集他才真 的準備好。

治療

藥物的方面可以使用SSRI,但要兩周之後才會有效,開始會合併使用抗焦慮劑,使用第一周 就有效,約治療一年的療程。劇中的男主角看起來都沒有使用藥物治療。心理治療方面包括 劇中車瑜理的鬼魂一直陪著鋼和深呼吸的放鬆技巧還有暴露法(劇中是使用實體暴露,沒有 使用任何放鬆技巧的走入手術室,堅持10分鐘;他的老師說,你不用開刀,看我做就好,這 也是治療者的示範)

另外還有其他是想像暴露和系統減敏法的非實體的想像練習。另外曹鋼和接受治療後,也有 和治療醫師討論,他的緊張從哪裡來,這些也是很典型的認知行為治療,找出他的自動化思 考「是因為我開刀,害死了我妻子」的這個想法。如果他不願意說,就沒有機會去調整他的 想法,也就沒有機會去改變他的行為和恐慌的情緒。

曹棲玗的發展遲緩

因為劇中是設定車瑜理的鬼魂一直跟著女兒,因此女兒看得到其他鬼,所以才不和同年齡的 小孩講話,有點發展遲緩。其實台灣有很完善的追蹤系統,每個小朋友都有兒童手冊,而每 個小兒科診所和衛生所,都會配合疫苗施打都有定期的發展程度追蹤。托嬰中心和幼稚園也 都有給家長和老師的評估表。劇中的小孩一直到六歲才發現,這個設定是和現實比較不可能, 看起來爸媽都是醫療人員,加上幼兒園的老師似乎都很仔細,現實應該會更早才會介入。在 台灣各縣市政府都有轉介中心還有個案管理中心,此外,還有社區療育據點和到宅服務,甚 至有費用輔助。因為越早治療的效果會越好。通常不會到六歲才介入,這時都來得有點慢了。 不太能確定劇中小女兒的診斷是什麼。

台灣隨處可見的兒童發展連續圖

早期介入,早期治療。 如果你覺得您的小孩需要專業的協助,早點去小兒科或兒童心智科詢問。

車瑜理媽媽的悲傷輔導

車媽媽每周都會固定去佛寺,到女兒的塔位看看。和其他失去親人的朋友們聊天。但是這裡 的人們,每一個都有很深的罪惡感。車媽媽覺得自己如果和女兒多講話個1分鐘就沒事了;媽 媽阻止爸爸去見小孫女,曹鋼和怕岳父岳母看到他會想到女兒,所以就乾脆不要來往了。每 個人都覺得只要回到那一天就沒事了,即使是車瑜理復活了,這些心中巨大的矛盾,有些化 解,車媽媽不再阻止車爸爸去看孫女,曹女婿也開始回去看岳父岳母,每個人開始發現,不 是只有自己悲傷,而是所有人都很痛苦。悲傷輔導是個很長期的療程,但是那些被阻止地、 不能表達的情緒,是有害的。要可以分得出正常的悲傷和病態的悲傷,可以早點找專業人員 討論。宗教的介入,像車媽媽這樣,也可以安撫她的心情,努力地回到生活。

參考資料

  1. 社團法人台灣自殺防治學會
  2. 發展遲緩兒童早期療育-衛生福利部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