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夜,中年男子的獨白

Posted by [陳璿丞] on Tuesday, August 25, 2020

TOC

中年男子的獨白

你今年已經45歲了,和老婆結婚也已經13年。和同學比起來也不算早。生了兩個女兒(一個12歲,一個9歲)。你覺得你和太太是相愛的,至少在今天以前你不曾懷疑過。你想不清大概從多久以前,可能是去年年底吧,開始有種迷惘和困惑的感覺。你有聽公司的主管提起過,什麼中年危機啊。你開始會看一些以前不屑一顧的農場文,譬如「優雅老去」、「40歲中年男子要做到的10件事」、「中年人也可以來場迷人的性愛」。你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小孩其實挺乖的,課業也不用操心,放學回家後,她們總是會自己做功課,假日就陪著她們去參加活動。偶爾妻子忙,你會帶她們去時,總是會聽到其他的媽媽們稱讚自己是好老公。你自己也覺得自己是個可以讓人放心的老公。不敢說是100分,但總也是個80分吧。你的工作還算穩定,目前也是個中階主管,也還算受上級肯定。不過你自己心知肚明,再往上爬的機會也不高了,大概就要在這個位置退休,或再升個1~2個職級而已。

但你總覺得什麼東西變了。是孩子大了,想想剛出生時,都忙著照顧他們;前幾年還忙著想要升等,再來是房貸現在也還得差不多,現在手邊有點閒錢,還可以再投資。或許是疫情?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公司、捷運、公車,感覺好像風聲鶴唳。這一兩個月下來,很慶幸自己的產業又很快回到原狀,甚至生意比以往好。你想不透是什麼變了。

你知道自己有時候會不太開心,看著自己的肚子越來越大,但卻戒不了宵夜和啤酒。覺得吃上幾口是種儀式,下班就是要這樣比較輕鬆。168斷食法好像很受歡迎和同事跟風一陣子沒吃早餐和宵夜,但也沒辦法持續。之前單車熱也買了兩台小摺,想說可以和妻假日的時候去騎,騎沒幾次就放在家裡的陽台了。還買過瑜珈墊,也報名過健身課程,但都不了了之。

那是和妻的問題嗎?你知道你們偶爾會有性事,但總是出於無奈。偶爾你想要,偶爾妻會給、偶爾不會。你知道你賴皮一下,還是可以發洩。你不知道你想要的是愛,還是要發洩性慾。你硬碟裡有個神秘的資料夾,這麼多年了,你認為妻應該不知道;又或是知道了她也沒明說。你曾經買過幾件漂亮的睡衣給妻,但妻總是想穿不穿了,久了,就都算了。你不曾問過她,她也不曾再和你提過。你覺得自己是不是娶錯人了?又或是妻的靈魂被掉了包。好像生完孩子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妻的重心都在孩子身上。而照顧孩子,真的很累。有時候晚上了,自己也一點慾望都沒有了。

你也說不出來妻哪裡不好,偶爾會吵吵架,偶爾覺得不對頻;但妻子對於你一整個櫃子的公仔很包容。你曾經跟她說過,這是你唯一的興趣。你也很克制自己的收藏品,都在一個櫃子內。偶爾多了,有些舊的或沒那麼喜歡的,總還是可以在社團交換或是用不錯的價錢賣出去。想到這,你就想到了,曾經在社團裡,遇到一個也喜歡蒐集的女孩。當然,你是好老公,你不曾做過對不起妻的事情。但你知道你騙不了自己,一群男人聚在一起時,總是要誇說自己年輕的時候曾經多麼風流、追過多少女孩子。年年去同學會,只剩下還沒結婚的朋友,才可以這樣說。但你知道的,在場的所有已婚男性,都想要問有沒有可能追求刺激的同時,又可以有穩定的關係?

於是你打開Netflix,你看了關於世界上不同的性與愛,你知道的刺激可以追尋,但欺騙不行。你曾經被欺騙過,比性愛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欺騙和背叛。你看著紀錄片,想著,真好,或許我也可以來場「開放性關係」。你要的只是想去探索自由的可能、呼吸新鮮的空氣;但看著自己微凸的肚子,照照鏡子,看的髮量稀疏的自己,想到要再和不同的人,來場感情,用想的就覺得累,以前那個瀟灑的自己,已經是過去式了。

你在上班的通勤想了這些、下班的時候也想了這些。你覺得你應該和妻聊聊,除了小孩的課業、關心彼此的爸媽外,還有自己的這些關於孤單、寂寞、迷惘、慾望,你好幾次想跟妻說說,但總是表達的不好。好幾次,妻都告訴你,不要想太多。看了許多心理師、醫師的粉專,都告訴你;要找個時間去梳理這些情感,或許有個假日好好地說。本來你今年要安排個國外旅行,或些雙方放鬆一下是好的,有個機會聊聊。只是疫情來了,只好訂訂國內旅遊;但去離島的機票一票難求、國內的住宿也搶不到,只好作罷,只能趁周休去附近走走,孩子在暑假玩的開心就好。

一直到今天就是七夕了。每年這個時候,你總是會想起熱戀時和妻一起看過的煙火,還有當年的熱情。走回家的路上,你決定把你今天想的,想要一股腦的和妻好好說說,他覺得,是要改變的時候了。再不變,就是老年了。

回到家,開了門,孩子衝了上來抱著你,妻說:「鞋子脫一脫,手洗一洗,先吃飯嘍。」 看著滿桌的菜,聽到孩子的笑聲。你用手揮一揮,趕走了空想的泡泡。

洗手的時候,你在妻的耳朵說,今天可以嗎?

妻點了點頭。中年男子七夕的一天,好像也還不錯。

中年女子的告解

先生最近都自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不說話。寧可自己喝著小酒,問他怎麼了,他總是說,沒事。但他看起來就是悶悶的,我也不敢再多問。他是個好先生,至少尊重我,也沒有不良適好,也很疼兩個小女兒。我知道他偶爾工作忙,回來總是會沒力氣。剛結婚的時候,還是有點傳統大男人,家事總是要我做,還和他大吵了好幾次。至少現在還是會多少做一些,也沒力氣吵了。兩個女兒也大了,也可以幫忙分擔些家事,或是管管爸爸,女兒講一句,總比我講上好幾句來得好。

偶爾還是會懷念上班的日子,早上去市場買菜,看著打扮光鮮的通勤族,就覺得自己是個懶散的家庭主婦。朋友聚會時,都會聊工作上的事情,怎麼覺得越來越插不上嘴。她們都說我好命,老公收入多,我可以不用工作。但是,我也想要有件可以追求的目標,我也可以做點什麼,讓自己覺得有用、有成就,而不是靠別人。

當初和先生說好了,希望可以給女兒們好的教育。多陪陪她們,老公的確也很努力;孩子也讓人放心。年輕時忙著顧小孩,大女兒要唸國一了,才驚覺自己已經中年,忙了多年,突然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有時候想跟老公開口,或許可以再一起出去玩。但他的公司前陣子因為疫情,忙得天翻地覆,本來想跟他提議,或許可以出國散散心。他也有帶著一家人去走走,但總感覺他開心的背後,有著點失落。

好幾次想要問他,要不要一起去找醫師或心理師聊聊。但又說不出個什麼大問題。他偶爾會跟我要,有時候累了,也覺得常常拒絕他不好。年輕時候,他有買過幾件漂亮的睡衣給我,但總是奇怪的款式。我知道他有生理上的需求,但穿這也太奇怪了吧。偶爾自己買幾件喜歡的內衣,但他似乎沒有發現我有換過內衣了。

以前月經都還算規則,最近開始偶爾會比較亂。有幾次和先生都覺得會痛,都又怕先生會覺得我沒趣,就忍下來不說。有時候累了,又害怕痛,就直接拒絕他了。覺得自己不像年輕時候的身材,生完孩子後,又更沒自信了。不化妝的自己,看不習慣,乾脆就不要看了。

我自己覺得我們還不算「無性夫妻」,至少頻率上也還可以接受,我可以的狀況下,也儘量配合他。只是他有時候開口要,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妓女或是他的玩具,是為了他的需求。他的需求我可以理解;但我想要的是「愛的感覺」。希望他可以稍微慢一點、或是可以和我說上幾句話,但我不知道怎麼跟他開口。

家事忙完、孩子放學前的空檔,可以看個幾集日韓劇。看到女主角愛的死去活來,在單調的生活裡,也算有個出口。希望先生再多貼心一點,但又怕開了口,他下班工作累,又很容易跟我大小聲。

幾個月前,以前公司的男同事突然line我,說想要和我聊聊。以前是同一組的,他長得高大,說話又好笑,那時他也有家庭,也算是很疼小孩的。和他約在咖啡廳,雖然大家都是中年了,但他看起來都沒有變。聊了一個下午,我笑得好開心,像是回到20歲的自己。

覺得自己心裡頭的小鹿亂跑亂跳,腦子發熱不清楚,煮飯煎魚還忘了翻面,被女兒說是不是老年痴呆了啊。男同事說他最近剛辦離婚,只是想要找人聊聊。問他說為什麼要找我,他說他還記得以前在公司裡,和我聊得最投緣。也想問我好不好。

後來他還有約我幾次,也有一次去看電影,但我根本就看不下去。我知道只要我點點頭,就會發生不可以發生的事情。電影院之後,他再約我,我就不敢再去了。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辦法把持的住,我很珍惜我的家庭。不過也要謝謝他,讓我知道我還有感覺,我不是中年的家庭主婦,我還是有人想要的。

我也想要成為別人想要的樣子。

今天七夕,他一回來,我就招呼他吃飯,看他一臉疲倦樣,肯定在公司又是難熬的一天。本來想說今天七夕,想到剛在一起的時候,他載我去看煙火,他那個熱切看著我的眼神,這幾年都沒有了。

他洗手的時候,咬了我的耳朵,說了一句。在孩子面前還這樣。我點點了頭。

七夕,老公沒有加班的夜晚,我想要看到他想要的樣子。

我想要好好地跟他說,或許,可以這樣一起變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