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下紅色藥丸的30歲以後生活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0 年 8 月 16 日 by 陳璿丞

30歲的單身日子

最近在臉書看到一串文章「30歲以後單身下班生活大概是什麼樣子」。

大部分的回文都有提到其實日子就是單調重復。下班塞在車道內,回家前先吃飽,選擇內用或外帶一個人吃配新聞,收信大部分都是通知的繳費單:手機、信用卡、水費、電費、瓦斯費、管理費。信箱除非通知你收錢,不太會有什麼重要的信件。洗完澡、洗衣服,換個舒服的睡衣,打開電視、打開Youtube追追劇,有些人是打開手機、打開Steam,玩玩電動。再晚一點看看臉書,羨幕別人的日子,覺得自己幹麼活著,每天都過著兩點一線的日子,生活到底有什麼意義、活著要幹麼。再積極一點的,可能會買書,緩解自己的知識焦慮,卻也沒看過幾本,或是上上ptt、上上臉書發發廢文、取取暖。日子像死水、工作就當薪水小偷,可以去廁所大便個10分鐘就覺得好爽喔。

開文自稱自己是肥宅、附上BMI數的起手式,數落自己是單身狗,最後再補其實想想,覺得認識人好累,還是單身狗來網路上取暖比較實際。也有人分享自己成功考上公務員的單身生活,沒有考上前,是雙人生活,考上後,人人羨慕的穩定收入,卻覺得生活重複單調認識不到人,只好繼續看看Youtube的單身生活。有人分享成立社團、開始打球;有人分享50歲了還在讀書;有人分享業餘的興趣變成熱情,就看你要不要去找。

30歲以後已婚有小孩生活大概是什麼樣子

我很認真的把全部的文都爬完了,我想我也可以起個頭,po一篇「30歲以後已婚有小孩生活大概是什麼樣子」,回家趕著去接小孩,怕遲到了幼稚園會加錢還要跟老師道歉,到家開始幫小孩洗澡、洗頭、洗小孩的碗和衣服,餵小孩吃飯、哄小孩睡覺,等到小孩睡覺,公司有報告要做要趁這空檔快點做;如果沒有,大概剩一個小時,看要上臉書、用youtube、培養第二專長、玩遊戲,一天只有這一小時有空。早上也是忙著叫小孩起床、餵小孩吃飯、送小孩上學。

我是無辜的旁觀者

你是不是長久以來,你都覺得自己是被動無辜的旁觀者。
沒有發生車禍、COVID-19沒有我們的事、失業也不從發生在身上、一年也用不到健保幾次。
你覺得自己是無辜的,外在的現實才是有罪。是外在的這可惡的現實,我,為什麼不是富二代;我,只能過這種單調的生活。

可是這套信念系統沒有用。它只是你無用生活的一個理由。

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導要好好讀書喔,社會的風氣不鼓勵追求自己的興趣,總之,先考高分再說,國小要先補習考有名的私校國中、要考上好的高中、再來,最重要的上大學就可以任你玩耍。出社會回頭想想,好像人生最快樂就是大學四年了,像燦爛的煙火一樣,美好而短暫。轉眼間,自己到了三十歲了,才發現,原來長大的日子這麼無聊,他媽的怎麼沒有人告訴我?如果你這樣想,我要恭禧你,你終於察覺到自己活著的責任了,開始賺錢為自己的生活負責、掌握、顧好自己。而你也應該為自己經歷的每一件事情,負起完全的責任。包括你花時間看這長篇大論的內容。你不看這篇,這篇文章傳達的經驗就不曾存在過,無論是誰跟你說了什麼,你自己才是這一切經驗的唯一創造者。

你願意負責嗎?

為了改變,人必須先承擔起責任-必須承諾自己付諸行為。

有一本書最近重新上市18禁的書,《骰子人》書中的主角剛好也是精神科醫師,他是一個擁抱自由和偶然,中文版封面寫著:「骰子帶領、我願跟隨、主權在骰!」。他覺得自己日子是「平凡、單調、重複、混亂、煩、無意義、不由自主。」他決定要把所有的決定交給骰子。看起來像是英雄,生活變得很刺激,所有不道德的決定都可以說:「是骰子叫我這麼做的」。他是完全放棄自己和責任的人。

你知道嗎?30歲的單身生活,就是你脫離大學快樂生活的一種拖延。因為你想要逃避決定,等待別人或環境做出決定。30歲了,沒有人告訴你有什麼學分要修、30歲了,沒有大學同系同學、沒有社團,沒有一個外在的目標要去去完成什麼。你不會決定、不想決定。因為決定是痛苦的,決定不只是每個人要面對自由,也要面對根本的孤獨。

內心深處你知道,每個人都是獨自為自己的生活處境負責。但是如果能找別人來為自己做決定的話,就能在決定時避免孤獨的痛苦。你把決定交給了上司,希望公司或上司指定工作給我,好讓我加班,做一些看起來「有意義」的事情,或是交給家人,他們說30歲了,該成家立業了。或是交給youtuber,看著影片,學著跟大家一起吃喝玩樂。

無聊人生提案

無調單身或有伴,30歲以後的人生,人人都是日子的總加速師,覺得不像以前大學那麼有趣、上有趣的課、參加熱血的社團,三不五時可以認識人,公司內的人都是那些人、回家後無論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或是四個人,似乎日子平淡到不行的無聊人生,越想越覺得可怕,覺得再過5年,可能自己要先瘋了。

你是這樣想的嗎?沒有關係,因為所有人都這樣想,約150年前在寒冷的俄羅斯,就有作家托爾斯泰,在他的《我的告白》裡面寫:

我對生命有許多困惑、停滯的片刻,好像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活的、自己要做什麼事……這些生活的停滯總是向我提出相同的疑問:「為什麼?」、「要什麼?」…這些疑問越來越堅持要一個答案,就像小點群聚成一塊黑色的污斑。

我在人生第50年,有個疑問使我想到自殺,這是所有疑問中最簡單的,就在每一個人的靈魂裡面,「我現在所做的、明天所做的,會產生什麼結果?我一生會有什麼結果?」另一種說法是:「我為什麼必須活著?我為什麼想要什麼事物?我為什麼必須做什麼事?」再另一種說法:「我的人生可有任何意義,是不會被等在前面、不可避免的死亡所毀壞的呢?」

所以,不用想了,人生註定是無聊、無趣、無意義,無論你怎麼想、無論單身或是結婚,你也擺脫不了重複而單調的人生。不如就接受人生無意義這件事。把我放在這裡的雞湯大口喝下去,吞下駭客任務裡的藍色藥丸,過著無知快樂的生活。卡謬和沙特認為重要的是 人體認到自己必須發明自己的意義(而不是發現上帝或大自然的意義),然後承諾全然實現這個意義。

你可以試試利他的作法、或是為自己的理解奉獻,或是創造一些東西,或是多喝一點快樂主義的雞湯:「生命是一個禮拜、生命是一盒巧克力,接受它、打開它、讚美它、享受它。」或是追求自我實現、完成自我超越,都沒有關係。

只要你想相信,吞下自己發明的藍色藥丸就好。因為如果你吞下紅色藥丸,你就會醒來,發現生命原來是無意義而已。

孤獨的30歲以後

有朋友陪覺得孤獨、身邊有伴覺得孤獨、無論怎麼做都像是行走在荒原上。參加大人們的社團也覺得孤獨,好像再也回不到大學時代那種同伴感。笑也不是真的笑、哭也不是真的感動。好像努力一切都無所謂,一種孤獨的30歲之後。

開始覺得「人跟世界」是分離的、開始意識到人和人之間都是陌生人,沒有人可能了解任何人。30歲以後,沒有人會叫你去做什麼,熬夜打電動整夜也沒有人會制止你、買一堆喜歡的東西,只要付得出來,不會有人唸你。有時候你會開始想念,有個人限制你的感覺。30歲以後,你開始意識到,你是自己的父母:要開始為自己的負責、放棄別人干涉自己、保護自己的信念,卻發現好像沒有什麼信念要保護。18歲自己想要掙取獨立、自主,而當30歲的自己孤獨站起來、面對充滿威脅的社會,卻又覺得害怕。

你想回家。回到老家,那個你18歲待過的房間裡。

對抗存在孤獨的恐懼,主要的力量就是關係。關係無法消除孤獨,但藉著愛彌補孤獨的痛苦。

這就是30歲以後的生活。恭禧你長大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