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心理健康

文章最後更新於 2021 年 5 月 21 日 by 陳璿丞

疫情之下的心理健康

本來想說台灣已經可以不用關心這個議題了。但一年之後,我們也加入了世界潮流。而且,已經有滿滿的文獻回顧和統合分析的資料了。
如果台灣的疫情在繼續下去,我們的心理健康會變得如何?

在去年(2020)八月1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就有一篇評論是出來提倡要重視被隔離的人、醫護人員、政府官員、還有一般大眾,可能都會有情緒上的變化。希望大家重視心理健康;而且要即早處理。現在這一周,再回頭看台灣,覺得像是預言一樣。我們比別國多了一整年的時間,但是卻還有很多沒做好的。譬如視訊醫療,這時候就感受健保的沉重腳步和大象轉身的困難。即使在短短一周內,政府放寬許多規定,但是要如何讀取健保卡?管制藥到底有沒有多拿?很多基層醫師想做,但又怕健保之後不認帳,又大筆一揮,請醫師共體時艱,做做功德。做功德無妨,怕是做了,還要被健保污名成是「醫師詐領健保費」。

健保是我們的驕傲,也是這次疫情下,我們的絆腳石…

根據今年(2021)1月的文獻回顧2,發現在憂鬱、焦慮、創傷後壓力症後群和失眠,在疫情期間,都比一般時期來得稍高。在疫情之下的人們,得到憂鬱的比例是一般時期的3倍(15.97% vs 4.4%),得到焦慮的比是一般時期的4倍(15.15% vs 3.6%)。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更是一般時期的5倍之多(21.94% vs 4%)。

這些症狀,都和人們對covid-19疫情的害怕、警戒、或是封鎖、圍城等等。當每日播報的感染數字和死亡的數字上升,也會對人們的心理,產生巨大的衝擊。再來是因為疫情的衝擊下,有人失業、有人薪資受到影響,還有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感。這些都會加重人們情緒和心理的負擔。而醫療人員(健康照護人員),在這些症狀上和一般民眾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但文獻有提到,在失眠的比例是比一般人高;而且在疫後的世界裡,醫療人員心理健康的問題,也會逐漸浮現。

除了心理層面所造成壓力的影響,若感染之後,也有可能因為病毒所引發的神經毒性,而造成長久的神經損傷。在Lancet Psychiatry 今年(2021)2月份的專刊也有提到,腦部也有發現病毒的蛋白、並且可能會有腦部的發炎反應。在美國的病例記錄研究也有發現covid-19的患者在入院90天內得到精神疾病的診斷比率也有升高。3


若您目前有使用身心科的藥物,無論是憂鬱和焦慮,不要擔心,你得到covid-19的機會,和一般人是差不多的。這是南韓的全國資料所做出的研究。4 。但研究也指出,若是嚴重的精神疾病或是控制不佳的狀況下,發現這類的患者,罹患的風險會變高。若你目前有在治療的狀況下,你的症狀和嚴重程度在covid-19的疫情下,不會特別嚴重;反而是一般族群,過去沒有任何症狀的人,在疫情下,焦慮、害怕、憂鬱的症狀,反而是提升的5

如果之後開始封城/自肅呢?這篇研究搜集70000人每周的心理狀況(從去年3/23到8/9號),他們發現在封城的第一周,憂鬱和焦慮指數最高,會隨著時間慢慢地下降。

若台灣之後走向自肅,應也可以預期是在初期幾周,對人們心理有比較大的衝擊。之後會隨著時間,慢慢地恢復。要特別注意的是有小孩的人、獨自一人、或是本來有精神狀況的,復原的時間會需要比較長6


你可以怎麼做?

如果可以的話,政府或是民間組職可以多發佈各種心理急救的策略和心理的介入治療。而非等到疫情結束。在疫情的期間,就可以看到有大規模的心理健康問題。可以透過如線上教育、心理諮詢、線上熱線,甚至更早的介入治療7

如果在家自學延長的話,請務必讓你的孩子動起來。德國的研究發現8如果青少年有足夠的活動,他們在隔離期間,比較不會無聊、也比較不會擔心和害怕疫情,焦慮度也會下降。而有一些小規模的研究有發現,使用線上的正念指導、或是app,可能可以減少一些焦慮和憂鬱的情緒。也有一些使用VR(虛擬實境)在ICU的患者,可以減少一些焦慮感。萬用的CBT(認知行為治療)也有用在減少covid-19患者的憂鬱和焦慮。視訊的心理介入對covid-19時期,也是有幫助的。


  1. Pfefferbaum, B., & North, C. S. (2020). Mental health and the Covid-19 pandemic.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3(6), 510-512. ↩︎

  2. Cénat, J. M., Blais-Rochette, C., Kokou-Kpolou, C. K., Noorishad, P. G., Mukunzi, J. N., McIntee, S. E., Dalexis, R. D., Goulet, M. A., & Labelle, P. R. (2021). Prevalence of symptoms of depression, anxiety, insomnia,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mong populations affected by the COVID-19 pandemic: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Psychiatry research, 295, 113599. https://doi.org/10.1016/j.psychres.2020.113599 ↩︎

  3. The Lancet Psychiatry (2021). COVID-19 and mental health. The lancet. Psychiatry, 8(2), 87. ↩︎

  4. Lee, S. W., Yang, J. M., Moon, S. Y., Yoo, I. K., Ha, E. K., Kim, S. Y., … & Yon, D. K. (2020). Association between mental illness and COVID-19 susceptibility and clinical outcomes in South Korea: a nationwide cohort study. The Lancet Psychiatry, 7(12), 1025-1031. ↩︎

  5. Pan, K. Y., Kok, A. A., Eikelenboom, M., Horsfall, M., Jörg, F., Luteijn, R. A., … & Penninx, B. W. (2021). The mental health impact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on people with and without depressive, anxiety, or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s: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three Dutch case-control cohorts. The Lancet Psychiatry, 8(2), 121-129. ↩︎

  6. Fancourt, D., Steptoe, A., & Bu, F. (2021). Trajectorie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during enforced isolation due to COVID-19 in England: a longitudinal observational study. The Lancet Psychiatry, 8(2), 141-149. ↩︎

  7. Roy, D., Ghosh, R., Dubey, S., Dubey, M. J., Benito-León, J., & Kanti Ray, B. (2021). Neurological and Neuropsychiatric Impacts of COVID-19 Pandemic. The Canadian journal of neurological sciences. Le journal canadien des sciences neurologiques, 48(1), 9–24. https://doi.org/10.1017/cjn.2020.173 ↩︎

  8. Bösselmann, V., Amatriain-Fernández, S., Gronwald, T., Murillo-Rodríguez, E., Machado, S., & Budde, H. (2021). Physical Activity, Boredom and Fear of COVID-19 Among Adolescents in Germany.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12, 624206. https://doi.org/10.3389/fpsyg.2021.624206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