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闖關了嗎?看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Posted by [陳璿丞] on Thursday, December 24, 2020
Last Modified on Tuesday, December 29, 2020

TOC

打電動的你,有最強的生存力

(有一點點劇透)

你是尼特族 嗎? 你除了打電動之外, 沒有什麼特殊的專長? 你的專長就是玩遊戲和解謎。 那恭禧你了。 你也很適合人生,很適合活著。

在2020,世紀之疫的籠罩下, 這個末日題材、 世界只剩下少數幾個人的片子, 特別好看、特別有感觸。

如果我們是活著的人, 我們是被留下來的的人, 我們要做什麼?我們是誰?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電視中,每個好友的死亡, 一直放大有栖的活著意義。 他活著,就是要破關, 去完成好友沒有活下來的事情。

「意義」是你自己去找來的, 我們是先活著; 而不是先有「意義」。 過去的他,活著沒有意義; 就是只有打電動。

片中很血腥,每次有大規模的死亡, 就會看到,活著的人說, 雖然想一走了之, 但是身體會餓、會渴;會想要活下來, 那種生的渴望。

遊戲是什麼?

遊戲其實是有時間的限制、 有輸贏的條件、有設計者的思維。 這些都是可以去推敲的。 甚至有破綻,是設計者想不到的。

今際之國的一開始, 只有破關會發一張撲克牌, 而且, 你根本不知道遊戲設計者是誰? 破關條件是什麼? 破關之後的世界是什麼。 在玩的過程中,只有死亡,永遠的終結, 才是唯一離開遊戲的方式。

這和人生不是很像嗎?

人生其實就是場大規模的遊戲。 就像今際之國裡面, 可能有大大小小的會場,有的難、有的簡單。 現在的你可以在打一場叫做「國考」 或是叫做「指考」, 考試時間是兩天,但你要準備三年, 比的是智力,有考古題,有遊戲主辦人的思維。

也有玩「人心」的遊戲, 譬如交往、友情、婚姻。 這長達數十年,你可以當花花公子、劈腿、分手, 樣樣來; 你也可以始終如一; 也可以忍不住的想要外遇、偷情。 遊戲的設計者, 你也不知道是誰, 局中有局,是誰利用了誰?

也有玩「肉體」的體力遊戲, 你可以鍛練自己的身體, 讓自己健康, 也可以沉迷在酒精、煙、毒品, 趁著自己年輕,享受快樂。

就像今際之國一樣, 有黑桃、方塊、梅花、紅心。

人生的遊戲, 你可以單打獨鬥, 也可以組隊。

我們就像有栖良平一樣

一開始的三人小隊, 有人因為死亡離隊了; 有人因為自己的原因, 想要和別人組隊, 有人是利益關係, 現在和你一隊, 之後就不是了。

人總是來來去去的, 好像到最後, 只有自己是可以依靠的。 有句話是這樣的: 「贏了就是贏了,失敗了才有學習」。 有栖在每一關, 好像都學到一點, 這個「今際之國」的規則。 我們活在現實的人也是啊, 每次的失敗、挫折、背叛, 也讓我們學到一點點。 頹廢的我們,躺在那裡; 有人經過,拉我們一把, 或是躺久了, 自己不知道為什麼, 又站了起來。 日子繼續過, 我們還是得到下一個會場去闖下一關了。

遊戲總有開始和結束

但人生沒有,開始的時候,你太小了,你不知道。 結束的時候,大概那瞬間,你也沒感覺。 和遊戲不同。

人生的關卡,沒有明確的時間限制;有些有、有些沒有。 你只能去感覺。

今際之國有52關,只有參加,才知道是玩到哪一關。 人生的關卡更多,同樣的,只有你參加、你報名,才知道, 你玩的是什麼遊戲。

總會有人問,要不要冒險? 要不要賭一把? 要不要離職?

如果你問的是人,就像你在遊戲裡面問其他玩家一樣。 沒有人知道會如何,頂多就是有玩過類似會場的玩家, 會給你一點建議而已。

被過去絆住的人

每個來今際之國的人,都是有許多的不願意。 每個來的人,無論是想要重新活出和過去不一樣的新人生 像水雞光(朝比奈彩),在第七集對決佐村隆寅一樣。 兩人在本來的世界,都有各自的人生, 即使是新的世界, 他們還是被過去牽絆著。

我們也常常是這個樣子, 自以為換了新環境、新生活、新工作, 可以有所不同。

可能會不同,也可能不會。 因為,你正在被過去的你拉住, 拉著你不能往前, 不能往生命裡的下一個會場走過去。 不是失敗拉著你。 而是或許有什麼「未竟事宜」,讓你放不下。 你的心一直卡在前一關。 什麼時候,你可以放下? 你才是真正過關了。

結語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人生也像是個大型的開放遊戲般。 也或許是今年的疫情, 這種反烏托邦、世界末日、人口滅絕等等的電影、 電視、遊戲。 如《cyperpunk2077》的熱賣。

各位人生的玩家, 再過8 天, 這場2020的遊戲道場就要結束了。

過關條件,就是戴好口罩、勤洗手, 健康過完今年。

讓我們一起,活到2021。 在家慶祝破關就好。

祝福每位人生的玩家, 身體健康, 心靈平靜, 我們明年的關卡, 在一起同心協力。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